谢水长流

破东风(13.5)


过渡章。

第一部分正式收尾。

OOC ,慎,雷。

————

天色青光半掩,雾雨淅淅沥沥。





灰石尘阶蔓草丛生,扁了圆了的小土块歪歪斜斜堆积于人迹罕至的荒丘孤坟处。



碑上未留一字,茔前一壶白酒。


酒是堪堪酿造的梨花白,壶身倾倒,塞口全开,两点莹润花瓣流淌过壶口,蘸在一片香气未褪的清液之中。


俄而冷风过境,荒草尘沙涌动,斜斜摇曳的根茎相掩处,露出半截铜锈虎纹的古朴剑鞘。





长街偏狭自路尽处分开一条小道。

飞檐勾雨,滴水结乐,青蓝交错。

正是落花未敛相逢时。




“啊呀,先生真巧。”

温皇改了身淡蓝绸衫,洁白绒毛镶于衣衫外缘,到颈边直捣了两个精巧雪球轻飘飘坠下,随着气流一颠一颠微微鼓动。



“不巧。”

那方声音轻柔,“温皇跟了我这一路,是想与我同归?”


“哎,又被先生猜中心思,在下有时候真觉得无所适从。”



默苍离掸了掸手里拎着的两颗大白菜,一路累积的雨水顺势“啪嗒嗒”落下。



他略微佝着身子目不转睛地侧了头瞧着温皇,眸中光线温和,“我们的约定也算告一段落。”


“先生这话实在令人伤心。”

温皇低头看着手里滴水未沾的羽扇,无奈叹气,“平朔关的事情一解决先生便要同我划清界限了吗?”




“一个当今武林第一人的承诺和凤凰、麒麟之血,温皇所得不可谓不多。”



“是吗?”温皇又施展起羽扇,“可是呀,在下倒以为先生许的一诺根本未实现。这凤凰血是得在在下与先生的约定之前,麒麟嘛,完全是因为在下的还珠楼招牌打得响亮,骗过了戮世摩罗;至于黑白郎君的承诺,那就更与先生没什么关系了,乃几年前便在网中人身边进行排布所获……”



默苍离忽然打断他,“平朔关策君公子开明原不是那么好蒙骗的人。”



“先生是在暗示我什么呢?”

“我在告诉你原本你骗不过戮世摩罗也不能轻易埋下网中人身边的眼线。”



“噢?”温皇脑中线索流转,顿了顿,方道,“公子开明是先生的人?”




默苍离思忖片刻,“现在不是了。”






现在不是了,这句话里面的含义可以有很多。

温皇复叹气,“看来墨家也没传说中那么可怕嘛,洗了脑之后也未必不能脱走出去。”

默苍离掸白菜的动作停在半空,似感慨似赞赏,“他做得很好。”

“可惜即便做得很好将来也只会为平朔关好了。”

默苍离古怪打量他几眼,“看来温皇对墨家有什么误解吧。”




他挺直腰将掸干了水变轻后的大白菜拎在身侧,继续道,“公子开明为平朔本来就是理所应当的,至于针对
温皇做的事情他要如何处理,那也是他自己的决定。”

温皇抓住重点,“那先生怎能将公子开明有可能意识到但是放过了这一事情加诸我们的约定上呢?”

默苍离笑笑,理所当然道,“虽然那之前是他自己的决定,但我毕竟还是钜子,他不可能不考虑我的要求。”



“哎,”温皇无奈,“先生这招釜底抽薪,只凭一个公子开明便要将在下所有的排布划归己有,真的认为有那么大说服力吗?”

“那倒不是,”默苍离看着他,一本正经道,“左右我也打不过你,公子开明那边也可以说成是他确实没有意识到,现在只端看温皇认不认账罢了。”

“先生激不了我,”温皇又从容摇起羽扇,“公子开明与暗盟来往密切,暗盟与墨家关系并不一般,难不成先生真觉得在下不会防着他?”





默苍离不语。

温皇接着道,“不过先生有一点还是说对了,在下不同于钜子大人与下属亲厚,我也确实拿不准公子开明可以做到何种程度。所以与先生之前的约定,我便算作它完成了吧。”








雨停了。


默苍离迈步要离开。

温皇紧紧跟上。



默苍离在前。

温皇在后。



更后面,湿漉漉的地面拉出一条明亮的光。

雨方歇,日头便放了晴。





默苍离感叹,“温皇何苦。”

温皇笑吟吟回应,“在下并不觉得苦,”随即又觉疑惑,“现在我们去哪儿?”



默苍离顾左右而言他,“恐怕温皇会不习惯。”

“哈,”温皇快步走至默苍离身边,目光专注地看着他,“只有先生不在在下才会不习惯。”



默苍离不置可否。


一直走到长街尽头拐角处,泥泞坑洼,青石光滑,默苍离先一步跨过去。



“回家。”这声音依旧是略带沙哑的清亮。

温皇一愣。

拐角冷风入怀,肩周雪白毛球扑簌簌抖着毛。



在他缓下来脚步并没有瞧见的地方,默苍离神色从容意态风流地走过。

然后,勾出个极温柔、极自然的、愉快的笑容。


————

TBC ……

可以不用在意的总结

妄动了原剧人设

平朔关:

总的来说就是网中人当初叛乱是有温皇在里面牵线搭桥的,包括后来被镇压,黑白郎君出面,基本上可以说是他引导了一波。

而芳萃楼的修建本身是公子开明在主导,炸弹埋不埋得下去就很成问题,所以后来戮世摩罗是怀疑公子开明的背景的。
公子开明是墨家信徒×,但是他一直以来都在平朔活动,通过暗盟和墨家本部联系,雁王去平朔其实是传达默苍离要过去的消息。
本身公子开明的任务是维持平朔稳定,更早之前温皇暗中进行的事情他知道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不过芳萃楼他是知道的,不过因为默苍离的要求无视了。而正是因为这一次无视让他觉得不爽,平朔生他养他,虽然老板刺头了点同事暴力了点但总的还是一个安逸的地方,所以决定以后就老老实实在平朔发展事业。

戮世摩罗找上还珠楼的杀手本身是意外,温皇没有想到,但是送上门的机会不要白不要,于是麒麟血有了,网中人被坑了。

而温皇最初和默苍离的约定是希望得到麒麟血,哪晓得自己莫名其妙就捡了个便宜。
而这个时候约定本来可以作废,但他有了点计划之外的感觉,也就没提,默苍离看破不说破。

默苍离的目的是维稳,平朔关自从小空上位后就一直有扩张的趋势,他是去要一个盟约,但并不意图削弱平朔。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