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水长流

无题(空网)

唯一一篇我回忆不构思就能够直接接上去的,就先搞了一下

————

六、

史艳文搞定网中人之后淡定挂了电话。

俏如来咬了一嘴西瓜瓤,嘴角沾上粒黑籽,他抬起头面无表情看着史艳文,“爹亲,这样子会不会不太好?”

史艳文顿了一下,接着温言道,“精忠觉得哪里不妥?”

“我并没有住学校。”

“不用担心,早晚都得住的,以后上大学还有机会。”

“爹亲,”俏如来扯了张纸擦嘴,“小空能适应网中人吗?”




史艳文笑笑,语气依然轻柔,“小孩子嘛,总得吃点苦头。既然你下不了手爹亲也不愿意,那还不如眼不见心不疼,让小网教他更深刻地认识一下自己也好。”

“我不是说这个,”俏如来叹口气,“我担心小空的性别会造成一些不太美好的后果。”



史艳文一愣,忽然又笑了,“精忠,你要对小空有点信心。”

算了,俏如来无奈地想,我们似乎不在一个频道上。




“阿网阿网,”小空关了电视放下薯片,掀开半截衬衣下摆扇风,“真的不开冷气吗?”

网中人脱了上衣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没钱,没有,你可以早点回家。”

“噢,”小空几步从沙发那头爬过来,端端正正摆好姿势坐得十分乖巧,“那阿网我就不吹了,我是不是很懂事?对了,史艳文给你的工资很低吗?”

“小子,”网中人睁开双眼坐起来,面对面看着小空,眼里还带点迷糊,“你真的不回去?”



“不回不回,学校里的人那么傻逼银燕还住校,反正我是不住的。”

“呵,所以你是因为银燕不在家所以才不想回去?”

“不不不,阿网,你相信我,我很独立的!我和银燕都是Alpha我们不可能的!而且我对银燕只是单纯的兄弟情谊,我们之间清清白白没有什么,我喜欢的是你!”

“……”


不是,网中人不太明白这个脑回路。


兄弟之间关系亲密不是很正常吗?这……哪里有什么值得反驳的?

现在的中学生是对兄弟情谊产生了什么了不得的误解?



网中人咳了一声有点尴尬,“我没有什么特别嗜好。”
小空表情微妙,“喜欢我是不良嗜好吗?”

“……我觉得你有必要对自己的年龄有一个正确认识。”

“阿网你不会这么迂腐吧?”小空瘪了瘪嘴,“什么时代了连早恋都要管吗?”


网中人不耐烦,“我希望你搞清楚这是你单方面早恋,我当然不会管。而且我是成年人,有正常的生理需求,我对小孩子,”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小空,皱眉坦白道,“没有兴趣。”


“噢,”小空叹了口气,十分无奈,他想了想然后语重心长道,“阿网我们不能一谈恋爱就直奔主题,你应该学会克制自己。我们要一步一步慢慢来,我很快就能成年了,成年后我会对你负责的。”


“……”

“算了,”网中人起身,“小子去洗澡,明天还有课吧?”


“阿网阿网,你不一起洗吗?”

“……卧室还有个小浴室。”

“哦,”小空有些泄气,“衣服呢?”

“什么?”


小空眼睛又开始发光,“衣服哎睡衣!阿网我没有我没有,我忘了带!我可以穿你的!我不介意!”

“噢,”网中人没有直接回答他径直进了卧室,不一会儿手里便拿了套干干净净的深绿色睡衣出来。

“这颜色啊……”

声音可以说是十分不情愿了。

不过网中人并没太注意,“新的,下午买的。”


“新的?那不好,应该先洗一洗!”

网中人抬了眼皮瞧了眼小空,淡定接道,“洗过了,脱水烘干很快。”

“噢,”小空踩着拖鞋上前去接过,指尖触碰到衣料的软缎面感,挺舒服的。


他忽然又意识到一个问题。


小空疑惑抬头,“阿网,你下午怎么知道我今天晚上会住下来?”

网中人转过身只作未闻,气势汹汹“哼”了一声便进了房间。

“砰”一声门关作响。



小空后知后觉,这是……暴躁?害羞?气恼?尴尬?

他抓着睡衣喜滋滋,根本就不是什么新买的吧?



七、

“砰”一声,小空迷迷糊糊揉着小腿,刚刚是隐隐约约听见“咔嚓”响吧?幻觉?骨头断了?刚刚想到这里一股剧烈的痛感便从大小腿接合处往上细细密密地爬了上来。

这感觉,非常像被汽车轮胎碾了两圈。



不过小空只被史精忠的自行车碾过所以也说不好被汽车碾到底是种什么感觉。

比自行车痛一点就是了。



“阿网,阿网!”他大略还有一些意识,朦朦胧胧半睁着眼睛提高音量喊了几声,好像有人回应,又好像没人作答。

接着又是“咚”地作响,整个床板晃了两晃,小空整个被吓得彻底转醒,乍然惊坐起身,立刻又觉得手足无措,直愣愣地看着一脸暴躁的网中人。


网中人肩上搭了条毛巾,随意套了条短裤赤裸着上身,露出精壮结实的肌肉。他刚刚洗了澡从浴室里出来,上臂和颈窝依稀能瞧见些水珠。小空视线悄悄往下,滑过马甲线一路视奸,网中人腰身挺拔,皮肤是阴影里养久了的那种白皙,在清早的光线中折合出种温和色彩。

想摸……



小空颤巍巍探出手,速度不快但重在坚定,一副小心翼翼做贼心虚的模样,网中人猛一把抓住他肩膀,顺便制止了对方的动作,“起床了。”


小空右手停滞在空中,听见网中人低沉的声音后知后觉反映了几秒,“地震了?”

“啪”一声响,小空迅速缩回手捂住侧肩,愤愤望向肇事者,“哎哎哎别拍别拍!可疼死我了!”


网中人气势汹汹看着他叫唤,刚要发火又忽然想起这勉强也算他老板的儿子,而且……年纪应该不大吧?他琢磨着偶尔在杂志上看到的青少年心理素质状况缓和了语气,“今天没课?”

“啊,好疼……”小空摸索半天终于找到小腿上那块破土而出的淤青,非常心疼义无反顾投向爱情怀抱的自己,但也只是敢怒不敢言地瞟了网中人一眼。

“喂,”网中人没接上他的眼波,“没听见?”


小空看着网中紧蹙的眉头决定恢复正常,“课啊,没什么意思,像我这种坏学生的话……尽量争取能不上就不上?”


网中人点头,“这样也不错,反正有史艳文在你也饿不死。”


“原来阿网是这样看我的吗……”小空垂目黯然神伤,周身气息冷却下来环绕着一种悲凉氛围,他可怜巴巴道,“我可不想依靠史艳文。”

网中人无所谓道,“不管你想不想都得依靠他。”

“是吗?”小空收敛情绪面无表情道,“我跟他没关系。”




网中人有点震惊,说实话他有点被史仗义这种随时随地切换大小号的精分状态shock到。

“他是你老爹吧?”网中人本人虽然不走寻常路但他还是知道正常的亲情应该大致应该是个什么模式,史仗义和史艳文两父子……古怪,非常古怪。


“阿网想深入了解一下我吗?”


“不,不是,”网中人沉默着想了想最后坦诚,“有点同情史艳文罢了。”


“切——”小空撇嘴,“他够潇洒自由的,没什么可同情的。”

“我看你也不差。”

“当然不差!”小空得意洋洋,“我很好的!”

“小屁孩玩闹的功夫大都不差。”


“我可是alpha !生理课上说alpha 一旦觉醒那成长速度势如破竹一发不可收!”

网中人觉得好笑,“你还认真上了生理课?”

“当然!”小空点头,“银燕跟我讲的。”

“你也知道自己是alpha?”

小空抬头疑惑看他。

“那快滚吧小子,”网中走到窗台处拉开窗帘,大面刺目的光齐齐涌入,“omega 有权利控告强行留宿的alpha ,明白?”

“那什么,银燕没告诉我,”小空埋头深思半晌忽然恍然,“还有啊还有啊,是阿网你同意的嘛别害羞!”

“我可没同意你一大早赖床。”

“噢——”小空拉长尾音,慢悠悠从床上跳下来,杵在床边用视线比划了一下和网中人的水平差距,就很泄气。



大概就到肩膀处吧……这样拥抱都没感觉的,失落。



“喂,”网中人到底算是成年人,尽管并不太在意小空的学业问题还是象征性关心了一下,“十点了,这样不会退学吗?”

小空认真想了想,答案是不会,于是真心实意反问了一下网中人,“现在不上班史艳文不会生气吗?”

网中人气定神闲回答他,“不会,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已经做完了一个策划,上班族跟学生仔可不一样。”

“不一样吗?阿网喜欢上班吗?”

网中人冷冷看他一眼,“瞎说什么呢?都是为了钱。”

“啊这样啊——”小空在脑海里勾画了凡美好图景,就有点愉悦,“那以后我养你你就不用上班了吧?”



网中人看他这一副自我陶醉的模样差点被逗笑,不过还是秉持严肃姿态,“那不就成了给你工作了?看来也没什么区别。”

“不不不!”小空急眼,“不一样!”


“怎么?不服气?”

小空组织了半晌语言,但是又始终觉得不大对劲,不过还是要争口气,“那……给史艳文打工和给我能一样嘛?……”



网中人离开房间终于露出点笑意,这小子,确实有趣。



“那你就要努力了……”


————

TBC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