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水长流

温皇磨蹭了好久总算踏上台阶。

  默苍离撩撩衣摆坐下,叩动石桌底部一个青漆掩饰的小方格,窸窸窣窣的声音骤响,无数碎砾自平滑的桌面凸起,缝隙纵横勾嵌,霎时连缀成一幅简单的云中城地图。

  “不愧是墨家,”温皇真心实意称赞了一番。

  默苍离看也不看桌面,冷静地捉住温皇的眼睛,“说吧。”

  此处荒草绵延,地势平缓凹陷,方圆寂静无声。偶尔一只飞禽掠过,长鸣嘶咧而逝,不曾于云间梢头驻足。


  温皇却知道这里人数不下二十。


  灌木,西谷,亭后,断壁间。

  温皇略略一笑,惋惜似的摇头,“先生还是放弃吧。”


  “你说得对,”默苍离面无表情道,“不过不是现在。”


  “哈,”温皇跟着坐在石桌另一侧,身体前倾,羽扇支在下巴处,放缓了眼神温柔地盯着默苍离,“先生有感到疑惑吗?”


  默苍离伸出手指挪开扇叶,让温皇的整张俊俏张扬的脸露了出来。

  他指尖顺着扇骨拂至扇稍,温皇下巴一凉,接着被这股凉意来回摩挲了几下。

  “没有,不过想一试。”


  “也对,”温皇虽然笑意不改但仍不自觉皱眉,脖子略有些僵硬,默苍离却在他偏头之前收回手,麻利地掏出袖袋里冷落许久的铜镜,对自己方才的动作不以为然。


  温皇让自己强行忽视刚刚某一瞬间的被冒犯感,强颜欢笑般打破沉默,“若是我换作先生的立场自然也不会放过对手落入手中的好机会,而且,”他恢复常态迟疑地一叹,“孤身进入墨家大本营,确实是我疏忽了。”

  “只不过,苍离你真不打算放弃?”

  “既然没有开始,又何来放弃。”

  “我还以为苍离会更加积极一点,毕竟我可是照着你的计划直奔埋伏的地方啊。”


  “呵,”默苍离轻笑一声,“你一早察觉有人跟踪时便该知晓我无意在此刻杀你,更何况,”他顿了顿,垂眸瞧着铜镜里的模糊人影,“也算不上执著。”


  “那这周围的人——”

  “并不是因为你。”

  “但是并没有撤走……”

  “不过是好奇还珠楼主的长相罢了。”

  “……”


  “毕竟还珠楼楼主一面难求,”默苍离补充了一句,“也算是给以后再杀你时增加经验了。”

  “先生真会开玩笑。”

  
  温皇碰了碰桌面地图上靠近自己的一颗小石子儿,忽然淡淡道,“苍离不能让他们先离开吗?我实在不习惯众目睽睽之下谈情说爱。”

  “还不行,他们需要多观察观察温皇。”

  “先生不担心我动手伤到他们吗?”

  “你尽可以试试,”默苍离摸着铜镜周围雕刻繁复的凤纹,“也许我等着这一刻呢。”

  “无情葬月在这里吗?”

  “不在。”

  “风逍遥回来了。”

  “三日前俏如来告诉过我这件事。”

     “那我没有可以和先生交换的情报了。”

  “有。”

  “不瞒先生,”温皇摆摆手

————

努力了一下,这篇现在接不下去了,存个档看以后吧……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