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水长流

人间世

近几日东海边上海南一派端得是热闹。

这二月的风里,涌动着一股生命回春的朝气,也涌动着些许明争暗斗的意味。

这明争暗斗的意味却并非是空穴来风。江湖中但凡有些资历的明白人也都能看出些门道来。

自二十年前武林与朝堂一场割据展开,到十八年前止,两年浩荡落得个谁是谁非已然被前辈们埋葬到了土里,要说知情人士,总不可能没有。然就这多年来只要身上跟武林签得上个线就必定与庙堂无缘的形势上来看,权术一类姑且是占了上风,而稍微知晓些内情的人,总不过是两大山庄三大门派。

谁料这些年竟从未有人提起过当年,渐渐地,江湖中也便没人敢问了。

 

东南海南、翔阳两派相邻,西北湘北山庄独立,西南陵南山庄遥望,而山王,这混着异族血统的一派则跨居东北,带着些模糊不清的色彩。

所谓的门道,也便隐藏在这里。

二十年前武林胆敢与朝堂一战,且双方相当默契地选择了不可明言的形式,算是巧妙避开了天下苍生,自然当得起“英雄好汉”四个字。而朝廷,也乐得图个“体恤百姓”的名声。

换言之,二十年年岁变换,早已平息了的血液代代传承中总不过是在选择一个恰当的时机继续燃烧。前辈们的长眠于地为的或许也并非只是一段平静无波的日子。

总该有人打破沉寂的江湖,总该有人继承跌宕起伏的武林。

因此,这次海南派掌门高头六十大寿也便更像是一场群英荟萃的盛宴。

一晃二十年,自几年前江湖中便已经有少年英雄陆续出道,各个门派山庄都是已经有着能独当一面的青年人物了。

这次盛宴的准备中,也多少带着些蓄势待发的情结。

——————————————————————————————
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

瞧来这大椿树也正当是贺寿的好礼。

其实要说椿树,实在是不难找。因此难的便是椿树虽寓意到了,就贵重程度来谈,却的的确确是过于轻薄。

江湖中人明面上向来倒是一派不在意贵贱的云淡风轻的模样,然暗地里却是各个层面你争我赶毫不退让。

惶论这近年来越发显眼,也不曾克制自己的海南派。

————————————

西北,湘北山庄。
——————
这日樱木花道起了个大早。原因嘛,自然不足为外人道。
湘北位于个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但无论如何也绝对和繁华挂不上钩的地方。平日里不少弟子明明白白抱怨了不少,这种时候,却也显示出地缘优势来。
前几日为着海南掌门高头的寿辰,全庄上下里里外外都在想着究竟送什么贺礼才不算怠慢。毕竟近年海南风头确实十足。
高头门下大弟子牧绅一年纪不过二十,据说举手投足中已经有了武林第一人的王者气派。
所以湘北的紧张准备倒也不会让人觉得势弱,反倒多了些虚怀若谷的意味。
————————
湘北山庄坐落在麒麟山的环绕间。
要说这麒麟山,实在当的起天下第一奇山。
传闻二十年前武林与朝野一战中曾被逼至麒麟山下的陵南众绝处逢生依仗的便是这山中的奇人异士。而这奇人异士的真实身份多少也免不了些江湖猜测。
诸如那些人士原属湘北门下,只因不知所犯何事而被逐出山庄。
再有所谓的奇人其实不是人,而是货真价实的麒麟神兽
……
先不论这猜测何等离奇,湘北在这武林中的地位本就因位置奇特多了些高深莫测的姿态,现下,也到底是举足轻重了,再加上陵南与湘北的交好也是世人皆知。
所以这麒麟山同湘北山庄的名气日复一日,也不知是谁依仗了谁。
而麒麟山众奇中今次终于有一奇成为了武林中人争夺的对象。
那便是生长于早有“麒麟第一险峰”之称的藏云峰顶上的“千年椿木”。
前日湘北庄主安西莫名其妙宣告身体抱恙,于是这率领湘北众人出席海南派掌门大寿的任务便落在大弟子赤木刚宪的头上。
而这日樱木起了个一大早那不足为外人道的缘由便出在这里。
樱木喜欢赤木的妹妹晴子那怕是全庄上下除了晴子没人不知道。
别看那赤木刚宪生得是“青年老成”,身体雄壮,虎背熊腰,虽与风度翩翩沾不上关系,却也绝对是成熟稳重,颇有海南牧绅一那沉着老练的风范,其次,也实在是个疼爱妹妹的好哥哥。
这边樱木经他好兄弟水户洋平的提点,自然应当明白赤木为了如何争夺这世间仅此一株的“千年椿木”已经开始心急如焚起来,纵然明面上无所表露,却也在日子渐近而外派的弟子均一无所获的情况下难免流露了情绪。
但于樱木而言,最重要的大概也不是这个。
最重要的,那恐怕是早在今日更早他如厕时竟发现向来嗜睡如命的流川枫居然一语不发地在上马准备外出。
这一发现真真是令他惊讶得连话也吐不出来,还未等他缓一缓清醒过来便瞧见流川已经驾着雪驹扬长而去。
于是樱木在短暂得用为数不多的脑细胞思考了几秒,总算是勉强想起昨晚赤木派下的任务:湘北门下关门弟子一律出庄直往藏云峰,采夺椿木。
“这也太早了吧。”
樱木挠挠头,有些摸不着流川的意味。却突然猛地想起昨晚水户洋平告诉他趁机夺得椿木,讨得赤木安心,也让晴子开心的事来,身体也不由得多了些冲破清晨春雾寒意的兴奋。
“天才怎么能输给流川这小子呢。”
这样想着的时候,他也便顾不上流川不和庄里的人一同出发反倒率先离开的问题,自己也不能自已地冲回房里收拾东西。
反正总不过是争强好胜罢了。
想来也确实是是这样。
——————
TBC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