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水长流

人间世(仙流)

四、

湘北山庄位于麒麟山间这么个得天独厚的位置,本就有着好些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却硬是在这最后的日子里显出几分不尴不尬的意味来。

所以流川枫的失踪也自然有了理由。

当然这也只是赤木刚宪一厢情愿的猜测。

——————

是夜,藏云峰脚。

流川枫迅速地从林间越过,带着凉意的月光颇有些暗沉地滴落下来,罩在这本不算宽敞的旷野上。夹杂明亮的黑影就在这林野交错的地方急驰,如春色招摇,柳絮招风,虽算不得了不得的速度,却偏生生出些浑然天成的自然来。

仿佛这人,天生就是要行走在风里的。带着常人所难以企及的姿态,干净利落却又耀武扬威着。

好俊的轻功,仙道彰相当有兴致地想着,眉梢轻扬,笑意却不及眼底。只暗自思索了一番,他便故作悠闲地仔细跟在百米开外。

这毫不顾忌行踪暴露的跟踪模样,试图让人误解的嚣张姿势,倒的的确确是他陵南仙道了。

然而就在这山脚之下,流川枫却突然停了下来。

仙道彰猝不及防倒也在意料之中地跟着停了下来,说停却是不大准确。

因为他不过是迟疑了一步,便恢复了跟踪的速度。

在大大方方暴露自己的时候,仙道倒还是颇为自责地怪罪自己“湘北流川虽说是没在江湖上招摇过,但根据传闻也当真该想到这小子总不该是什么简单角色”。

然而看仙道彰这一脸扬扬得意的模样,又哪有半分自责的意思呢?

流川枫转过身来。

仙道彰这一刻突然停止了猜想,没有什么缘由。不过是觉得该到了一心一意对峙的时候了。

黑夜黑发黑衣黑瞳。

本是极为纯净的颜色,在流川冷冷的视线照射下,倒是生出几分冷淡的诡异来。

我大概应该说点什么,仙道彰颇为不赞同的微摇头,嘴里却是自然而然地打破沉寂。

“在下陵南仙道彰,敢问阁下可是湘北山庄安西门下关门弟子,流川枫?”

这般流畅,尤其像是早已做过上百次自报家门,熟练得反而仿佛有些不怀好意了。

流川枫静伫于藏云峰下。不带感情的眼眸从仙道彰腰间那实在风骚的折扇上一扫而过,却并未出言探询,只呆呆地望着对方,视线像是落在他身上,又像只是随意找了个停留的地方。

仙道彰心里实在有些不耐烦,奈何对方长得却的确是美好,便也不太在意,只十分诧异得怀疑对方莫不是在想“仙道彰是谁吧”。

显然,流川枫虽是一副毫无所觉的模样,倒并非是藏在深山里的土包子。这江湖中的事,事关武功高低,他再怎么着,也都向来是不会放过的。

可惜知道却不一定得在意。

可幸流川枫却是在意仙道彰的。

不过纵然是在意,对仙道来说,那倒不一定是件好事。

果然不是什么好事。

这万籁俱寂下,夜色包裹着月光,时隐时现地显出几分迷蒙来,踩着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的那很细很细的声音,似是撕破空气,挣扎着想要散播到天际。

前方便是藏云峰,身旁不远便是藏峰林。

仙道彰看着流川枫的时候,忽然就无师自通了一件事。

这世上,总有些人无论站在多拥挤的地方,看着他,就似乎能够听见他的平静。

这世上,也总有些人,无论身在多阴暗的地方,沉默着,便能催生周遭环境的拥护。

这世上,还有些人,或者清明通透,或者纯粹易懂,无论多不可思议,发生在他身上,也会显得理所当然。

所以流川枫在这空白的停留之后,冷静地提起剑,然后更冷静地提出“哦,比一场如何?”的要求时,仙道彰并没有什么奇怪,反倒更像是松了一口气,心想这诡异的安静总算是被打破了。

虽然仙道心里实在是没有存了要比试的心思。

要他自己说,倒更乐意结交个心性奇妙又长得好看的朋友。

毕竟这世上,最真实的莫过于美人美酒美食了。

因此他便只是颇为风雅地取下那柄折扇,然后颇为风雅地“唰”一声打开了扇子,挂上自以为迷人的笑容道:“今晚可是不行,不过阁下现下恐怕应当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吧?关于这更重要的事,在下倒是乐意陪阁下比上一遭的。”

流川听罢,却是十分意外地点点头。

于是也不作纠缠,反而相当爽快地转过身,在不发一言的安静下,身形“咻”地一声如流云飞过,直奔山顶。

仙道彰瞬间没有反映过来,忽然又如恍然大悟,暗自对自己苦笑了一会儿。

原来碰上这么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

身形一跃,便重新追了上去。

看来这小子刚刚也没用全力啊,仙道彰想着突然觉得很是快乐,今晚上,可真该是有趣极了。

————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