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水长流

有狐(短篇)

二、

可惜更诡异的是,这家伙,居然是不怕人的。
——————

仙道凑近了瞧它,一面与它对视着打量篮球架中映照出的自己现在尚未掩饰干净的惊讶模样,一面观察这只狐狸似乎很是有趣地在愣着发呆,不过自然也并非全然是发呆。

对于自然界中处于弱势的动物而言,时刻保持对周遭环境的警觉与提防应当是低阶新手入世必修课吧,惶论距离狐狸中间不知隔了多少等级的食物链顶端地头蛇——人类。

而现在这毛茸茸的大尾巴有一搭没一搭还在上下摆动着,并不妥帖的毛发也战栗得厉害,但对方却是真的就那么倔强地一动不动,甚至是在蜷曲的爪子暴露了它的紧张前提下。

看来,这家伙要么是故作淡定引我注意,要么就是心·real大。

仙道彰有些悲伤地觉着自己作为高阶动物可能真的被无情地漠视了大概是自然界对人类发动的前所未有的自尊践踏;但转念一想果然还是自己身上散发出的柔和阳光美好的气场软化了该狐狸吧,或者它才刚刚觉醒,睁开眼看见的第一个人就是我,所以心澄至明福至心灵爱上我了?
或者在我一无所知地情况下曾一无所知地救过它,它跋山涉水不远万里赶赴此处,来,报恩?
现在终于得见恩公就再也无法抑制胸中源源不断上涌的拳拳情意?

所以真的,仙道彰有点疑惑,究竟是为什么呢?今天的自己,似乎真有点脑洞无极限啊。

他蹲了下来,试图和小狐狸保持在一个安全的海拔高度上,然后伸出手指,小心翼翼戳了一戳对方一上一下的大尾巴,不时扫在指尖的毛果真不负众望。
很白,挺软,带了点潮意,倒是意外的暖和。
他暗自在心中评价了一番,便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转过身体来。
不过似乎毛太厚,转得不大利索。

他兀自猜想这狐狸既然没一见我就跑,那么现在大概也是不会跑了,于是便干脆拒绝了盯着对方含辛茹苦地转动身子,寻着这空隙看了看时间:
7:01。
好啦,仙道彰终于松了口气。在小狐狸依然还在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努力挪动不太灵便的身体时探出空闲的左臂一把将它抱了起来。
他看着怀里在被大规模触碰到的一瞬间浑身僵硬的小家伙突然抖动尾巴护在胸前,很有几分严肃的模样,并且伸出一只肥肥的肉爪勉强扒拉住从左到右相距很远的篮球时,不自觉笑出了声。
既然流川还没到,那么,就姑且等他一等吧。
念及此,仙道彰一手抱球,一手拥狐稳稳当当地站了起来;同时径自拉开双肩,硬生生叫小狐狸的肉爪从光滑的篮球表面扑腾下去,似乎丝毫没将对方僵直着身体使劲挣扎的动作放在眼里。反倒还趁机挠了挠它不断闹腾翻腾在外的圆滚滚的小肚子,感受了一把大捧优质狐狸毛抓在手心里的舒适,笑眯了眼,神清气爽地往球场边上的长躺椅行进。
他怀里那不怕人的小家伙在几秒钟后终于认识到了力量上的天差地别,似乎很能审时度势一般不多时便安静了下来。感受到对方挣扎的力道渐渐松弛了下去,仙道彰微微低头,与它像是呆滞又像是沉寂的双目再次对视了一眼,心中终究免不了一动,松了手劲。

形势逆转不过一瞬。

这狐狸实在精明得古怪,仙道无奈地想着。先前的审时度势形容得的确不错,不过,看着对方在自己放松力道的瞬时便故态重萌全力挣扎的姿态,他总算明白先前的一切原来都是在养精蓄锐啊。
小家伙很快便不辱使命地扑腾了出去,胖乎乎的小肚子带着一圈圈白毛一抖一抖地向着铁栅栏横冲直撞,但在即将碰上的瞬间突然又悬崖勒马来了个90度大急转跳上长椅,接着迅速转过身体带着种极不符合常理的严肃神情面向仙道。
而正在仙道感慨对方像是终于习惯了身体的操作方式时,突然发现它忽然又改变了踩在长椅上的姿势,而是稍微屈起前肢,让后腿朝下耷拉,露出了看上去似乎很是温暖的小肚子,然后以一种于四条腿的小动物而言相当费劲又相当奇葩的坐姿,开始了发呆。

也就是这样一人一狐相顾无言的诡异画面,叫仙道彰突然生出个怪力乱神的想法。
毕竟虽然相识不过十分钟,但对方瞧着,实在不像只乱入球场的正常狐狸,要么是修成了精,要么……
不过不论怎样,现下的第一步都是先确认一下。
事实上,这家伙大概就是在等我走过去确认吧。
仙道彰侧了身体坐了下来,见对方一动不动毫不介意的模样,更加认可了这一点。他伸出右手拂了拂小狐狸前腿上应当是方才在地面奋力奔腾时沾染的灰尘。而现下看起来一脸轻松颇有些漫不经心的外表之下,实则却是在思考接下来的最佳方案。他脑海里一片惊涛骇浪扒过后正按部就班地盘算着,忽然冷不防,被肉嘟嘟的小爪子拍了一巴掌。
仙道无可奈何地笑了一笑。低下头对着小狐狸的侧脸远远伸出手,见对方的视线跟了上来,于是继续动作,指指正在空气中游荡的细微颗粒,又指指对方的小短腿,终于得见它的严肃正经脸转换成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找准时机开了口:
“好的,我想你应该是能听懂我说的话吧,”
小狐狸轻轻“呜”了一声,似乎是在表示认同。
“那么,就让我先来确认一下您的性别吧……”

一阵风吹过,椅前椅后,场内场外,像是被突然插播定格,隔离在喧嚷之间。
唯风声自耳际擦过,唯落叶被带入视线。

“啪嗒”一声,后腿踢了个空。

赶在对方怒气冲冲想要再出爪之前,仙道彰迅速坐离长椅抓着小狐狸的两条前腿,丝毫不顾忌对方在一瞬间僵直战栗的毛发,反倒是盯着它浸满火星的细长双眼,笑得颇有些流氓道:
“来来来,别害羞嘛……”
似乎是不大相信对方这出乎意料的无耻,小狐狸在一踢不顺,一抓不着的情况之后很快便又安静了下来,瞪着这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一派默然。
仙道彰看着它冷着双眼一语不发的模样——好吧,大概的确是发不了声——却依旧挺直着不敢有些许放松的身体,阳光下白得发亮的皮毛在前肢被牢牢桎梏的映衬中平白多了些惨淡的意味。他大概意识到自己可能真是闹得有些过分了,立刻松开双手,笑得一脸讨好:
“好了好了,开玩笑——开玩笑呢。”
小狐狸两条前腿自他手中脱离开来,软乎乎的肉爪上沾上好些泥尘,好在摸着手感不错,仙道倒也没去计较。
几乎是立时。
“啪嗒”一声。
喂喂,说好的开玩笑呢。

仙道彰看着自己左小臂上被对方的爪子拍过、爪尖带过时逐渐显出的红痕,一时间颇有些感慨万千。

寸土不让的性子,简直,熟悉得可怕。

——“喂喂,流川,是你吧。”
相当完美地掩饰好了方才出爪利索的动作,小狐狸微阖着狭长双目,波澜不惊。
正在仙道又开始无可奈何之时

——“呜……”一声,依旧是没有什么起伏的声音。
姑且,就算作回答吧。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