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水长流

有狐(短篇)

三、

意料之外,意料之中。

仙道彰在感叹了一番自己的聪明机智之后,突然发现对方不知何时已经扒拉到了自己的篮球上,两条前腿固定住身体,肉爪子轻轻划在球身上端一磨一磨,同时半阖着双眼一副将睡欲睡的模样。
等等。
仙道注视着自己那正被小狐狸当作抱枕的篮球时,忽然生出些疑惑:如果这真是流川枫的话,没理由——只见这……狐,不见其球啊。
他略微思考了一番,几个念头自脑海翻转而过,很快便决心起身亲自去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测。

小狐狸自半醒半寐中好不耐烦地抬了抬眼,见着仙道起身先是抖抖身子小惊了几分,但在发现对方似乎并没有离开球场的打算,于是自然又耷拉下眼睑。
————
果然如此。
仙道彰绕着篮球场转了一圈,借着显而易见的身高优势浏览遍这周遭的整体形态,视线定格,然后朝着西北角落一处野草茂盛的位置走去。
他一面感叹着这野草长势实在惊人,不过几方米的地方竟能瞧见人身一般的高度;一面用手臂微微挡住了脸,顺着草的姿态扒拉开一片又一片。

果不其然。

几方大草叶子遮挡下,稳稳当当露出个篮球一角。
仙道彰探出双臂将这篮球从一堆并不高明的伪装物下抽了出来。当然,这些并不高明的伪装物对于一只短腿白毛狐狸而言倒也的确算是很不容易了。
他伸手拂去球身残留的枯叶渣,然后迅速转身,毫无留恋之意地离开了这地,颇为反常地没对这附近寻根究底,也颇为反常地没注意到在更远一些的草丛里边,那被并不密集的残枝败叶并不安全地掩藏起来的深蓝色外套,和下边乱七八糟裹着的其他东西。

是了,这胖乎乎的小狐狸空有一身白毛护体,那么先前流川穿的衣物总没道理凭空消失吧。

————

待流川半睁了双眼醒来,眼前的闹钟显示已然是两小时之后。
他依然很困地抬眼瞅了瞅这姑且算作“室内”的地方,在一片混沌中放弃了理清整个事件来龙去脉的想法,只要求自己大概回忆一下今早颇有些莫名其妙的经历:
5:40,起床,好吧,延至6:00才起;
6:20,发现单车后胎破了决定步行出门;
6:30,到达球场;
6:30─6:40,躺在长椅上休憩;
6:40,开始热身,热身,热身……
然后休息……
篮球架……
接下来是?
狐狸……
。。。
狐狸?!
他“嘭”地翻起了身,中途却发现自己到底是忘记了身体上的变化。其中最为重要的,是他那即便镇定下来也难以理解的很是柔软的小肚子。而这顶着厚厚的白毛圆滚滚的一大团,此刻也的确不负众望地阻挠了他试图一鼓作气爬起来的意图,反叫他是真的,真的只能半侧着身子勉强利用前肢慢慢撑起来。
即便接受了由正常人类变作狐狸的设定,也实在无法忍受平日里结实的腹肌消失不见,唯独剩下些摸着似乎是手感良好的肉。
肉!
流川枫尝试着用前爪抚摸自己的腹部——好吧,用“腹部”来形容实在委屈了这个词——依旧神色不变,好像真有些安之若素的意味——如果不是主人的的目露凶光泄露了他此刻胸中的气壮山河的话。
屋子里很是寂静,闹钟“喳”“喳”“喳”“喳”不停在脑海里叫嚷,反倒是催促着他很快便垂下了放在肚子上的前爪,认认真真探究一下现下的形势。

短暂放空状态,视线模糊起来。

他把自己的心思搁在个隔绝了一切外物的地方几秒后,突然又主动走了出来,后知后觉地开始打量起来这周遭的陌生环境。

床上的衣服横七竖八,自己身下还睡着件看着有些眼熟的外套。
床隔板边上偎着个篮球,更偏左的靠门边……还有一个。
他眯了眯眼,突然从床上跳了下来,总算放弃了抬起前肢,适应了小肚子,姿态正确、一路顺风地到了门后不远。
肉爪轻轻一扒——果然是自己的。
流川枫静默着想了片刻,大概明白了这是在什么地方。
于是很快便放下了扒拉篮球的右爪,向后挪动身体,然后尾巴用劲一扫。
球没动。
他转过脑袋认命地看了一看这中看不中用的一团毛,心中不忿,却也只是安静而迅速地挪动到篮球之前,毫不犹豫地迅速倒退;接着用依然毛茸茸的大屁股后推着庞大的篮球行动。
虽然这一过程似乎并不需要耗费太多时间。
但事实上,仙道彰推门而入,瞧见的,却偏偏就是这样一个有趣而诡异的画面。
————
仙道彰脑内寻思不过一瞬,忽然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然后微微阖上门,装模作样停顿了几秒。
他忍住了内心快要抑制不住的笑意,轻咳一声,神色转换,郑重其事地开始敲门。不过几下,便顺势收了手,侧头轻趴在木门上。
一片寂静。
然后几乎是一点即燃。
屋子里“唏唏嗦嗦”像是小老鼠毫无预兆地碰倒了鸡蛋油瓶一般吵闹了起来。
仙道彰在这声音乍起之时,视线便如同穿透过严肃厚实的房门,看清楚了室内那胖乎乎的小狐狸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惊得瞳孔放大、浑身毛发直立,然后一惊一乍之下撞了篮球,撞上衣柜,碰了……嗯,是墙角里边高垒的旧书吧?
恍然七零八落唏嗉打乱了一片,最后屋内重归寂静。
他推门,颇有些小心翼翼的意味,忽然想起这是自己家里,便又抬了头,意气潇洒地走了进去。
入眼之内却并不是本该上蹿下跳不得安生的胖雪球,而是……
两个篮球。
一个惨兮兮地滚在西北角,还有些没有稳住的模样;一个……半掩在木架床下,身边躺了本折了边角、封面大敞并且好久不见的少女漫画。其他东西……脚尖前还有条本该安安静静躺在床上的白毛巾。仙道彰弯腰将毛巾捡了起来,然后半是严肃地观察着对方的一尘不染,总算想起来当时他就是用这东西擦了擦小狐狸的身体吧?
右手翻转,果然。
几朵灰扑扑的胖爪印以一种优美的姿态绽放着。
角落里一堆书将倒欲倒,不过倒的确是倒了一沓。
仙道彰若有所思地揣测了几道,终于决心将目光放在正主身上。
那狐狸正正襟危坐在自己摊在对方身体下面,被抓得服服帖帖的外套上。
狭长双眸,胖球小肚,前肢警备,后腿蜷曲,端着副居高临下的尊容。

————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