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水长流

梦(K莫)


有点猎奇,但也确实是老梗了。二设啥的都有,包括时间线也会打乱,不过也会重组,然后就是想写个奇怪的小故事。(本来已经删了不想写了,然而b 站的大大们总是那么让人迷醉,难以自拔……

一、

郝眉做了个噩梦。
他也不知道究竟算不算。
梦里面有愚公有猴子有老三有口味奇怪的糖醋排骨,哦,对了,还有食堂大妈。
可是没有KO,哪里都没有。
甚至除了自己,似乎没人记得有过KO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
他去了那家隔得老远的饭馆儿,瞅遍了学校每一个食堂,旁敲侧击了老三然后被莫名其妙地抵了回来,还被愚公揉了揉忽然消瘦下去的脸。
有点痛感,不像做梦。
梦里他告诉自己,还好还好疼得不太过分。
可是不对劲,实在不对劲。
郝眉有些烦躁,打球不来劲儿,游戏没手感,食堂硌得慌,肚子咕咕叫,偏偏自己做不了。
于是他很不客气地不告而别外出觅食。
楼梯口碰见老三,对方停下脚步问他“最近闹什么事儿了”,他摇摇头表示“就是饿了,吃东西老是觉着差了点儿口感”。然后老三皱皱眉头挥挥手,看着郝眉渐行渐远就随他去了,虽然有点不安但想着也觉得这小子年纪也不小了,于是放下心去跟三嫂嗑电话。
——————
二十点四十五分,郝眉一个人。
这时间不算晚。
帝都到底是天子脚下百里辉煌,校门口外边儿更是男女成对情侣成双。
郝眉一方担忧着自己被闪瞎的眼睛,一方怜悯着自己的孤家寡人对象还不知道怎么样。
也许KO欠债几千万,借的还是高利贷,黑社会大哥,不是,是小弟们找上门来我又恰好不在。于是KO就恳求老三他们合伙演上一场戏,装作他从未出现的模样好让自己放下感情归于平静,重回天伦大道。
不行不行,郝眉甩甩头,他可以找我借啊,他知道我有钱,我又不要高利贷。
那么就是——
原来KO是亚洲莫巨商的儿子。那巨商年轻时风流快活在外不知埋下多少子孙,葬在Durex内。阴差阳错找上KO的生母,哪知无良商家作祟,套子无端发难,随即一泻千里。此巨商心存侥幸不去搭理,可惜最后一发即中,好在K母心下怜惜便决意诞下麟儿,却因身体孱弱早早逝世。现在巨商老来无子,只寻到KO就……
也不对不对,那KO 为什么要无声无息地消失呢?
哦哦哦,也许是他知道这一回去得和老爹斗智斗勇,古装剧里父子相残不要太多。KO为了保护我只得和老三他们约好骗我一次……嗯,也有可能是那傻逼巨商不同意我俩在一起,不是,我俩还没在一起,不过有点像有点基,所以那巨商就用我的性命要挟……
算了,还是先找找人吧。
虽然是做梦,但我也得找出KO来吧。
郝眉忽然开心地想着,说不定这是另一次命运的安排,上帝的眷顾,用不同的打开方式成全同一段兄弟情深。
不过再怎么安慰自己,还是逃不过那一点,那一点,就一点点的,失落。

校内校外,人有了,车有了,热闹有了,烟火气有了,就是少了点,一点点,特殊的味道。

郝眉慢慢悠悠找了一圈,发现并没有找到那家大排档。
所以究竟是哪儿哪儿去了,人不见了,以前俩人唠嗑,就是自己单方面在那里滔滔不绝的地方也不见了,问谁谁不知,最重要的是连老三都不知道。
本来有些侥幸。快中午时郝眉起床,一脚踹开被子却发现没人再来拉好,故意嘟嘟囔囔也没听见那冷淡得有点可爱的“嗯?”耐不住性子唤了一句“K ……O ”却把气氛唤得凝固下来,甚至打开衣橱——乱糟糟的,拉开冰箱——空荡荡的,瞧了客厅——惨不忍睹,看了卫生间——一无所获。
不敢侥幸,不能侥幸了。
这下,终于有点方了。
郝眉止不住心里边一串一串滚出来的酸溜溜的感受,又不允许自己真的的就这么以为了。
这是梦吧?
可为什么那么长呢?
老三说话吐气是真的,愚公捉弄我脸有些发麻也不假。瞧这小情侣,啧啧啧,抱着也看着像真的,还有那什么,那棵长相清奇的老树看着也像活的。
什么都像真的,但什么都是假的。
可为什么呢,为什么我他妈就醒不过来呢?
郝眉抽了口气,有些烦躁得想抽烟。
不是,这小子不会故意玩儿失踪吧,还来了这么诡异的一出,存心找存在感?
要不是我最近太冷淡了?
怎么会,我就是……就是……啧,矜持了一点。
可最近瞧着KO也挺正常啊,照例做饭刷碗什么都干。
也不对,没干成。
但也不至于莫名其妙人间蒸发吧。
总觉得哪里有点奇怪。
哪儿呢?哪儿呢?
起床,吃饭,出门,去学校,再出学校,看了看大排档,蹲在树下歇凉……
还有什么?
……
不对!

他终于想了起来,这个时候,
KO的确是不应该在的。

TBC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