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水长流

Pride and Prejudice

时间线错乱,非现实向,设定胡扯,OOC,如题。
豆腐丝:差点就爱了。

————

一、

收到Thomas的邀请时,Kroos刚洗完澡,正在整理自己的衣服。早上8点在勒沃库森训练营报道后他本来准备直接回自己的宿舍却被一个不认识的军官喝去参加二年级集训,Kroos尚未出口的新人身份在金光闪闪的二等胸衔面前吞下了肚子。

“比我高几等,这没办法。”他想。

事实证明这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件坏事。新人报道的第一天Kroos便因为表现出众得到了临时指挥官的嘉奖,当他迈出队伍上前在众目睽睽下表明自己的身份——不得不说是有一点得意的——很快Kroos便被“处罚”提前进入二年级专业训练营。

而现在,他在犹豫是否接受Thomas的邀请。

他太了解Thomas这个人了,收到的信件上面写着“将为您提供一个美好而浪漫的休憩地”,其实就是Thomas又满世界物色人选解决发情问题。可是自己跟他不一样,Kroos一边叠衣服一边对着镜子思考了一会儿,我需要把心思暂时放在勒沃库森这里,如果在这里成绩不好的话出来就没有意义。然而刚洗完澡,他低头看了看自己下半身微微凸起的浴袍:我无法控制。

Kroos叹口气进了卫生间。

于是第一个月的假期Kroos便回了慕尼黑。

Thomas虽然邀请他过来但是晚会上完全没有搭理过他。Kroos不喜欢酒气冲天的味道,尽管他也是晚会年轻的焦点之一,各处都投来品评打量的视线。Kroos拿了杯白水跟在慕尼黑中心的朋友聊了会儿,对方拐弯抹角地提示了一下自己未来在这里的位置。虽然Kroos对这些早有预料也信心十足,但还是对对方的关切和宽慰表示感激。到最后他们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毕竟各自关注的生活不同——Kroos便短促告了声急,干脆躲进暗处的角落,低下头假装没有看见那些追上来的目光。

他大概在沙发上躺了好一阵子才被近处的声音吸引。

“Marco,这儿!”

Marco?Kroos从几乎睡着的状态中醒过来,接着意识到自己正坐在靠偏门的地方。他捧着水杯装作不经意地瞥了一眼,噢,是Thomas不知道打哪儿认识的一个大眼朋友,一脸兴奋地招呼着谁。他又再往后扫了扫,脑子迅速清醒了过来。

“之前都给你写信让你准时到了,结果你还是迟到。”

Mesut不轻不重地捶了一下Marco的肩抱怨了一句,不过好兄弟的到来很快盖过了那丝不满。Kroos听见Marco轻轻笑了一声,明朗愉快的声音传了过来:“你知道的,我最近在忙转营的事,之前伤休了几天,还要保证身体状态。如果不是你在,我一点也不想跟慕尼黑这群人待在一块儿。”

包括我?Kroos暗自摇了摇头,我现在不算。然而也就是这句话令Kroos终于想起自己为什么会觉得Marco这个名字有点熟悉。

某个低级别训练营出来的,哪个地区忘了。上个冬歇期他还在慕尼黑中心时就听说赫内斯看中了一个年轻人想引入配合训练却被人直接向上属指挥中心报备拒绝了。赫内斯收到消息时整整确认了三遍,为此棋牌室传了好久的乐子。Kroos倒是不感到意外,本身低级别训练营的训练设备和训练强度就要差很多,慕尼黑现在的士兵配置也没有太多余的空闲。不过听说Marco去年的表现拿到了德国最佳,这倒是不错。

而且长得也不赖,他不由得又多看了几眼。

显然这一点不止他一个人察觉了。

Mesut和Marco正式进入晚会会场的几分钟后,周围便又围成了一个小的包围圈。Kroos注意到Marco似乎很适应这种场合。他想了想,决定去找Thomas。


Thomas倒是坦率:“我们不熟。”

Kroos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道,“我不是问你们熟不熟,我只是好奇Marco跟慕尼黑这边有什么矛盾吗?你也知道之前赫内斯那事。”

“得了吧,”Thomas飞快地跟身后的人挥手示意,接着转过头来继续对Kroos说道,“之前你没问,这见着人了想起来问了,别说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男人嘛,想泡就去约啊。而且我们真的不熟。”

“早该知道问你没用,”Kroos冷着脸说话的时候Thomas还是非常不爽。

“自尊自大的家伙,”他小声嘀咕了一句,“看不上我们罢了,还能有什么原因。”

“看不上?”Kroos拔高音量重复了一遍,在更多目光被吸引过来之前压低了些,“选择了多特,还能看不上我们?”

“别忘了前几次我们被多特那群疯子按着揍的日子,”Thomas一反常态地皱了皱眉,“要我说,你这毛病是越来越严重了。”

Kroos不以为然,“几次意外……”话没说完他忽然愣在当场,感到耳侧一阵发烫。

不远处,Marco正透过几个人的缝隙抱胸看着他,嘴角上扬却没有笑意。

Kroos望着对方的视线一时支绌。他一向不为自己的言论后悔,也不为自己的骄傲羞愧。在事实面前一切修饰都是可笑可悲的事情。但是现在,此时此刻,Marco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的时候,Kroos知道自己确实有一点想确认方才的声音是否可以传这么远。

“哼。”

这一声音量不小。Thomas看着Kroos感到莫名其妙。

Kroos发誓自己绝对不是有意要发出这么一声嗤笑然后转过头不去看Marco,事实上他的余光仍在瞟着对方。只不过等Kroos真的下定决心再转过头的时候,Marco已经转过去跟Mesut聊天了。

而Mesut笑得很刺眼。

“虽然我也听说Kroos心高气傲但没想到这么差劲,”Marco耸耸肩,凑近Mesut小声道,“亏我还以为之前训练营几次见面他对我印象不错。”

“直辖训练营嘛,是这个德性。”

Mesut笑了笑,本来想跟周围几个人道别,没想到却被先一步围得更紧了,Marco反而被挤到了边缘。

他张了张嘴最终也没有开口,而是给Mesut比了一个手势悄悄退出包围圈。Marco很理解这个情况,Mesut在哪儿都很受欢迎,而且还是数量较少的一等技术兵。自己在进入职业队伍到目前也只在地区训练营出名,去年的最佳还不足以支撑起在这么一个上流晚宴中担任核心。不过他没退两步,就差点撞上另一个人。

“嗨,小心点,我的朋友。”Marco连忙致歉,在看清对方的脸后愣了一下,“Robert?”“我在想你要多久才能从你的好朋友周围离开注意到我。”一贯举止成熟的波兰人换了一身西装变得更成熟了,当然也跟在训练营的气质完全不同。Lewy做作地眨了眨眼,Marco应和他翻了个白眼。

“换个地方?”

“当然,”Marco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碰上新队友,趁这个机会再熟悉一下搭档也是不错。

他们逆着人群前往三楼,中途Lewy暂时离开Marco去跟看起来玩得很好的几个波兰人道别,Marco能感受到Lewy那边递过来的打量,他整了整衣襟,明亮的玻璃杯映出张英俊的脸。Marco吸口气,露出个弧度很小的笑容。

Thomas拽了发愣的Kroos一下,“醒醒,谁让我怎么劝你都不愿意主动过去。”Kroos看了他一眼,脸上表情还是淡淡,“我出去透透气。”“赶紧,”Thomas无所谓,“剩下的优质男士还很多。”Kroos在宴场绕了两圈最后选择了西侧偏门的阳台。他隐隐发觉了跟自己分开后的Thomas明显高涨的情绪和兴奋的声音——晚宴正在进入高潮,就着门背的灯光看了一下时间,蓝色的表盘几支荧光璀璨:九点二十五分。Kroos盘算了一下接下来在勒沃库森的时期和任务,漂亮的眼睛里映照出一片广袤的湖面。

粼粼波光如同银色的流沙勾连,Thomas选地方果然很有一套,Kroos不无轻松地想,很快便忘记了方才在宴场留下的那点不愉快。直到楼上那陌生而有点熟悉的声音响起。

“这一个月还算适应吗?”Marco和Lewy踏上三楼时发现不论是展厅还是客房都锁着,迟疑了一会儿Marco干脆推开外边露台的玻璃门,招呼着Lewy出去看看。露台有半个房间大小,放着三把铁链固定的藤椅秋千,Marco吸了一口迎面扑来的冷风,发出Kroos两分钟前也有过的感慨。Lewy有点好笑,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上前一步学着Marco靠着铁栏杆。

“这一个月还算适应?”Lewy偏过头专注地看着Marco的侧脸,半边月色留出片美好的阴影。Marco清楚Lewy的能力和在多特训练中心的表现,这让他很愿意亲近。他点点头,“我喜欢多特蒙德,这儿的一切都让我感到熟悉和愉快。”Lewy轻轻笑了一下,“听Mario说你以前在多特待过很长一段时间?”“是的,”Marco有点沮丧,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差一点就能提早几年进入多特职业训练营,可是体重不达标体检没过关。”“现在也还不错,”Lewy若有所思地看了他几眼,Marco知道对方一定认为自己还是有点单薄,虽然他本人也这么认为。不过Lewy没提这茬儿,而是转向另一个话题,“你没考虑过慕尼黑吗?我听说这里的训练中心还挺希望……”“没必要,”Marco打断他,“慕尼黑并不那么需要我,我可不想被这儿的人挑来拣去,而且我喜欢多特蒙德。”

Kroos听到这儿反而松了口气,他认为Marco还是挺明白的,下一秒他的呼吸又急促了起来。

“我也挺喜欢你的,”Lewy毫不客气地大笑了几声伸出手,“所以我希望我们以后的相处会更加愉快。”Marco礼数周到的回握了一会儿,忽然眨眨眼,“你说的喜欢是我想的那个意思?”

Kroos鄙夷地抬头看了一眼白色的天花板,沉默了数秒,楼上却没有一点反应。他一阵焦躁,在再也没听见上面的声音传来后愤恨地转身回了宴场。

——
tbc

评论(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