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水长流

破东风(温默)

写了两天最大的感觉是ooc太难控制了
我又是一章换个风格一章换种性格的写法,令人悲伤……

三、

温皇甚是愉悦地下了楼。

他周身气势异常强悍,一楼正用饭或者正唠嗑的江湖人士没一个敢正眼瞧他,两层楼梯生生给带出十里喧嚣的排场。

温皇心满意足地与客栈无声告别,但终究还是没能一气呵成跨出门。

掌柜唤住了他。

“客官这几日睡得可好?”

睡足了三日你说好不好?温皇心觉无趣,但作为一楼之主,态度倒还是有的,“甚好。”

“客房即将翻修,不知客官可有建议?”

现在生意不好做,进行市场调研认准江湖需求是个很好的想法。

温皇体谅他一番良苦用心,真情实意道:“没有。”

“用膳方面呢?”

“没有。”

“服务上呢?”

“没有。”

“那……”

“老丈不妨直言”,温皇虽然知道自己并不是个合格的调研对象,却也并不想和对方弯弯道道绕个不停。

“情况是这样的。上个月我们店按照行会规矩更新了住宿时间安排表,于是住宿……”

“那么”,温皇切断。

“现在已经过了午时……”

“所以。”

“客官您还需要再续二两银子。”

“挺贵的,”温皇想,他本来准备直接扔给掌柜一张银票,但在摸到袖袋里还有点碎银子时顿了顿,决定还是持家些好。

掌柜并不介意他的敷衍,滔滔不绝道:“今早上我们店向行会申报的优质食膳认证下来了。现在云中城啊,除了温皇一家还珠楼就数我们店级别最高了!所以啊,嘿嘿,客官明鉴,小的只是按照市场价格涨了点。”

江湖现在是市场经济的江湖了。

温皇点点头算作回应,出门时觉得可以将酆都月提拔成副楼主——想不到自己在江湖厮混的日子里,还珠楼被他经营得倒不错。

不过很快,他又觉得事情需要缓一缓。

温皇径直往城西林郊过去。

他站在林中那棵标志性的姻缘树前,忽然想到默苍离的发也是一样的颜色,虽然触感更好一些吧,手指不自觉地动了。

接着身后“唰唰”几声,乱七八糟跪了一地黑衣人。

基础训练还有待加强。

温皇只作不觉,气氛一时凝固,场面有些尴尬。

为首的黑衣人见楼主似乎并没有开口的意思,记挂着众兄弟别跪坏了身体,只得率先报了结果。

“属下无能,刺杀策天凤失败。”

“失败啊——呵,”温皇轻笑打破僵局,摇晃着羽扇一秒切换成副叫人如沐春风的模样,“你们这几日都未现身——”

众黑衣人只听得耳边的声音一挑,心里登时一凛。

“等我一出了客栈,立刻便寻上我……”

“看来——你们是知道策天凤与吾在一起了。”

是啊,跪了一地的众人想,我能怎么办啊。

兄弟们改头换面扮成店小二提桶进房间时,恰逢二位刚刚完事儿。总不能说您为美色所惑,连分神瞧我们一眼的时间都没给吧……

大家都知道枕头风的厉害千年流传,万年不改。

枉我还特意多提了两桶水进来。

为首的面无表情,镇定得出类拔萃。

“属下不敢,属下只是觉得……”他顿了下。

“觉得怎样?”温皇诚挚发问。

“属下觉得,”他换了个说辞,“楼主一定另有计划。”

“吾确实另有计划。”

众人心中一派清明,知晓楼主这一说是要自己揽锅,刺杀的任务怕是暂时可以了了。

“不过——”

温皇笑笑,“事情还不能了……”

方才放下的数颗心忽然又一悬,但没人敢多言,只老老实实听楼主接下来的安排。

不过很快,大家便明白这话并不是对自己说的。

因为默苍离从姻缘树后走了出来。

为首的黑衣人十分有眼色,见温皇并没有做出明确的指令,便招呼兄弟们悄悄退了。

不愧是楼主看上的人。

带头跃上梢头时他也只敢用余光瞟了默苍离,见对方面容沉静,姿态娴雅,长得只比英俊潇洒的楼主略逊一……点,就一点。

他暗自品评了一番,又摸摸这两日才刚结痂的胸口,心道手段凶残不相上下。

温皇见手下里的人都散离了视线,一把羽扇摇得逍遥自在,偏转过来的目中脉脉尽是深情,“先生真巧。”

“不巧,”可惜默苍离并没给他这个面子,“吾在这里等了会儿了。”

“噢——”温皇感慨,“先生甚是体贴。”

默苍离轻嗤一声不置可否,只道:“却不知温皇为何故意泄露于我。”

“吾对先生很有信心,”温皇捋了捋腰间并不存在的褶皱,发现默苍离挑衣服的眼光真是不错,“所以先生尽可直言。”

默苍离神色冷淡,口吻肯定:“近几月一直潜伏在吾身遭的黑衣人是还珠楼的手笔。”

“温皇是还珠楼楼主。”

“还珠楼要杀策天凤。”

“吾乃策天凤。”

温皇不动声色捋着外衫,心想衣服设计很好,就是面料麻烦了点。

“但吾尚有一事不明,”默苍离平静道,“温皇为何不做掩饰。”

“既然先生知晓这个地方,”温皇羽扇一展,又一笑,

“再多掩饰不过掩耳盗铃。”

默苍离点头,算是默认了他的说法,但他心里还有疑虑。

“何况——”

温皇身形一动,忽然凑了近来。

默苍离不动声色让开,温皇笑容依然不减,手上动作由脸转为拂落挂在他肩上的树叶,行得彬彬有礼,瞧得温柔谦和。

“——温皇一向以诚待人。”

“百闻不如一见,温皇果然与众不同。”

默苍离淡淡说道,“只是默苍离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与温皇一路同行十分惶恐,还望温皇直言目的。”

“与众不同,”温皇在嘴里嚼了嚼这个词,“在下与先生好歹相互扶持了几日,今日先生称赞起在下来,却仿佛是初次会面,着实令人伤感。只是——”他话音一转,“在下不过想多与先生亲近亲近才常随侍左右,怎么经先生一说,倒好像是在下不怀好意一般。是以在下很想弄清楚,不知是什么令先生误会在下——另有目的?”

“是吗?”默苍离神色不变,“温皇果然以诚待人。避重就轻,言辞繁复,往来细致,心思沉稳,当得起天下第一剑,天下第一毒,天下第一楼楼主。”

温皇面上还是云淡风轻,“先生对在下了解如此之深,着实令人感动——但在下的确担忧先生是否生了什么误解。望先生明示,温皇一定检讨自身。”

“在无意义的事情上面试探无用,”默苍离换了话题,“温皇与吾不如都暂且放下。”

“而现在,策天凤只想与温皇做一个交易。”

————
TBC

第三章先分了上下,跟剧情没关系,只跟字数有关,现在去了。
然后,温皇的身份经历根据原剧进行了简化调整,既然架空肯定就不同了,ooc的话,我也很抱歉,控制不好啊……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