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水长流

破东风

俏如来上线,cp有无不定……

四、

天下第一楼是还珠楼,混过几天江湖的人都知道。

但一问起还珠楼究竟是座什么楼,却没几个人说得清楚。

也没几个人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说清楚。

不过有一点大家还是很明白的,现在的还珠楼是家饭馆,环境一流,服务一流,味道一流——江湖唯一认证了的特级无连锁商户。

据说老板还是一个行迹神秘、名号奇特,但好像脑子不太对付的家伙。

俏如来现在坐在还珠楼外边搭了棚的茶肆里头,打听的,正是这个脑子不大对付,名号叫做神蛊温皇的人。

“温皇啊,”茶肆老板是个上了年纪但精神矍铄的老爷子,笑眯眯道,“温皇是个瞎子。”

俏如来饮了一口茶水,不甚赞同,“可我听说——他是个傻子。”

“年轻人刚刚踏入江湖吧。”

老爷子十分乐呵,“这头天刚进江湖啊可能不知道,但待久了你就明白了。这再大大不过天的地方实际上就空有个快意逍遥的壳子,内里面要啥没啥,想啥缺啥,好歹能叫人目不暇接的却只一个东西——”

大概是许久没有见到这么好看的少年人了,老爷子回味起那曾经也被当作前辈尊敬的感受,刻意卖了个关子。

“谣言。”

俏如来又是一口,缓缓搁下杯子,淡定接道。

老爷子正弯了腰,装模作样煮着茶,蓦地听了这话惊诧起身。

回头却只感到一阵狂风经过,印了“茶”字的帷布扬起几面风沙模糊挡在眼前,空气里带了些来自西北荒漠的沙砾味儿。

但很快,那味道便淡去,风声也渐渐消沉。

他定了定神,回忆起方才那灰衣少年人的模样——形容端正,眉眼柔和,浑然天成股罡然正气,笑容凝结在脸上。

蘸了水渍的几枚铜板七零八落躺了一桌,其中一枚半挂在空中,似动非动地悬着,摇摇欲坠危险得很。

大概只轻轻一碰便能叫它落在泥尘里再也寻不见了吧。

老爷子迈了步子想要收回这几枚铜子儿。

那铜板突然“哐当”一声落了下去。

也不一定,他眼神还算厉害,虽是许久没用了的身体,但要捡一枚裹在泥里的铜板也不算太难。

脏是脏了点儿,他想,但若想寻,怕还是能寻见的。

俏如来进了还珠楼。

他一袭白袍早染了黄沙,灰扑扑的,很像是去田坎里滚了一遭。

好在长得俊俏,两厢一综合反而衬得打眼。

虽然还珠楼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俏如来是来寻人的。

关于这一点他自己十分清楚也十分坚定,所以哪怕进了门之后发现并没人招呼,也没人阻拦,楼里面还层层叠叠隔了许多雅间,他也并没有分散太多注意力以至于转移目标。

他只是彬彬有礼地,温柔和煦地,从进门左手边开始,便重复着一间间、一间间地敲门,没人应就强行开了看,发现不对时,再真挚诚恳地直呼抱歉。

“到现在为止,居然还没人打他。”

温皇卸了力道躺在椅子上,轻轻巧巧摇着羽扇,“真不知是先生教得好,还是史家人天生生来运气就不错,旁人羡慕不得。”

“运气好大多时候并不是偶然,”默苍离捧了颜色澄净的青瓷茶杯淡淡道,“或许也是巨大的代价换来的。”

“噢?先生似乎感触很深,不过现在比起运气,在下倒更愿意相信先生您。”

“温皇何苦如此?”默苍离皱眉,“温皇胸有沟壑,运筹帷幄令默苍离也十分佩服,自信本就理所应当,何苦处处牵连于我?”

“啊呀——先生这就冤枉在下了。众人皆知温皇一向以诚待人,与先生合作,自然也是因为先生能为,令某心悦诚服了。”

默苍离不语,不想和温皇纠缠下去,于是转为专心观察俏如来。

还珠楼的设计着实厉害。这正堂中央直耸入顶的空中挂阁寻常十分显眼,但在光线正当时又常常能在人的视野里边隐藏起来。

虽然一仰头便能瞧见这个所在。不过这上面,自然也能窥见底下所有事物。

“先生您说,”温皇好不无聊,“在下要不要去提醒一下俏如来。”

默苍离一动不动,轻轻啜了一口茶,只道,“他很快便会过来了。”

温皇笑笑也品了一品茶香,再往下瞧时,发现俏如来果然不见了。

很快,他便听见了门外习武之人刻意控制的呼吸声。

“师徒同心,”温皇赞得并不诚恳。

默苍离没有理会,轻柔沙哑的声音响起,“进来吧。”

俏如来缓缓走了进来。

“师尊。”

默苍离点点头。

俏如来转而朝向温皇深深一揖,“晚辈俏如来见过温皇前辈。”

“不必多礼——”温皇羽扇一指,“史贤人的儿子,策天凤的爱徒,初次会面果然没有令吾失望。”

“多谢温皇前辈称赞。”

“吾与令师尊交情甚深,你在吾面前可以不用这么客气。”

“晚辈冒犯,但师尊并未同我提起过与前辈的交情,是以晚辈还是恭谨些好。”

“策天凤性情内敛,感情自然不会轻易流露,”温皇笑着换了称呼,“何况恰巧近几日吾与他同吃同住相处契合,关系突飞猛进,你不知道也是应当的。”

被点了名的默苍离心无旁骛品着茶,似乎并没有听见这二人言辞里意有所指。

俏如来倒是不卑不亢,丝毫不落下风。

“只是晚辈与师尊还有要事相商,不知温皇前辈现在能否避让。”

“吾与策天凤不分彼此,你大可不必忌惮我。”

“师尊不曾首肯,晚辈不敢擅自做主。”

二人齐齐望向默苍离。

默苍离依然不语。

杯子里茶水面上雪沫渐渐沉淀下去。

温皇忽然起了身。

“一别数月,俏如来,你的师尊一定有很多东西要教给你。吾先去查看查看近几月还珠楼的收支状况,你……”

“无妨,”默苍离缓缓放下茶杯,似乎并不觉得自己语出惊人。

“温皇不是外人。”

这句话是对俏如来说的。

温皇觑了俏如来一眼,笑意不改,只是坐得从善如流。

——

TBC …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