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水长流

破东风

神展开,准备写成全员向。写在前面注意避雷:目前cp只有温默。

虽然不是我起初的意思,但是我并不能控制住自己,因为我很喜欢雁王、小明、spa ……但是又懒得重新写他们了。
设定换血,说不定哪天我写完了会回来修改一下前面的内容。
简单说一下设定:背景是武林没错,但以几座城池为重,大概类似春秋时期的小国家,城池有自己的势力范围,目前出现了云中城(我们理解的中原人为主),平朔关(位处边疆,原剧修罗国度改编)。

然后有点上古玄幻的神话意思,分了武林血脉,目前台面上有凤凰,麒麟,青龙三支,没明说,但应该不难猜测。

先就这样吧……对了,雁王、小明侧面上线,cp 依然未定。

五、

“师尊,”俏如来不再计较其他,直接道出来意,“师兄出事了。”


雁王出事了。

温皇摇着羽扇作壁上观,暗自揣测着默苍离的另一个徒弟。正思量间,他忽然敏锐地觉察到默苍离的呼吸有了变化。

上官鸿信,温皇在心里记上一笔。

默苍离很快平复了气息。

“何时?”

“半月前。”

“为何?”

“为师尊您遇袭一事。”

“他如何知晓?”

“暗盟递来的消息。”

“你怎么发现他失踪了?”

“事发当时,是师兄首先收到的暗盟消息,但并未告知其他人,待徒儿发现时已经追不上师兄了。”俏如来取出一枚云纹黄玉递给默苍离,“徒儿尝试一路追踪师兄的踪迹,后来一直追到了云中城城西林郊,而这是徒儿最后在那里发现的。据徒儿观察,周围有打斗过的痕迹。”

默苍离目不转睛盯着手上玉佩,接着又望向温皇,语气平和道,“城西林郊。”

温皇却能听见他平淡语调下潜藏的怒意,羽扇一收,敛了笑容。

“如果吾得猜错,城西月老祠是还珠楼暗杀组织的一个据点。而今早吾去查探时,并未发现任何打斗痕迹。”

“听先生言下之意,是怀疑在下与雁王失踪一事有关了?”

“温皇勿怪,”默苍离顿了顿,“若是温皇,默苍离相信倒并不至于特意选在城西才动手。”

“这样听起来依然叫人不舒服啊,”温皇羽扇微微一扬,不紧不慢道,“‘不在城西动手’,那就是说有可能在其他地方动手了。只要在先生看来,在下有动机,那么究竟在哪里动手也就无足轻重了,因为焉知在下不是故意选在城西才动手呢?如此说来,在下的嫌疑还是不能洗清。”


“温皇多虑,”默苍离淡淡瞥他一眼,“吾只是觉得——事情既然发生在云中城内,定然逃不过还珠楼的眼线。而温皇近几日惯于同吾惺惺作态,丝毫不提起吾徒失踪之事,看来温皇一定考虑诸多才是。”

“呵呵,先生说笑了。令徒之事,吾确系有所耳闻,但也确实了解不多,何况也不是什么大事。”

“不是什么大事?”

“雁王的性情和能为先生一定比我清楚。他自然不会轻易置自身于危险之中,选择独自来寻先生您,当然也是因为自信。”

“自信?既然失败了就不能叫做自信。”

温皇笑笑,评价道,“先生太苛刻了。”

默苍离没有什么反应。

“那么温皇现在的意思是出现了意外?”

“说是意外倒也未必。”

“噢?”

“一个赌约罢了。”

“谁与谁的赌约?”

“自然是令徒——”温皇摇摇羽扇,话音一转,“先生不觉得就这样获得情报太容易了些吗?”

默苍离捧起茶杯,抿了一口淡淡接道,“与平朔关策君公子开明的赌约。”

“看来先生并非一无所知,”温皇放下羽扇遗憾道,“方才先生只是刻意诓瞒在下,而在下却一心只想与先生修近关系,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先生的做法,实在令某痛心……”

“传说平朔关一直由麒麟一脉镇守,”俏如来迅速打断温皇,直接向默苍离禀告,“公子开明是平朔关现任城主手下的智将,师兄之前与他有过过节,至于赌约一事是徒儿无能,徒儿并未查出。”

“无妨,”默苍离态度缓和了些,“俏如来,你可知晓平朔关现任城主是谁?”

温皇心中一动,安静坐了一旁,好整以暇等俏如来开口。

俏如来默然低头,他心里知晓师尊清楚这件事,也大致知晓师尊要他说出这件事的缘由,但他……他就是不知如何开口。

父亲的悲痛与愧疚,银燕的指责和伤心,每每忆起时自己心中的矛盾与困惑……

还有云中城,平朔关,天下人。


天下人的天下。

史家人的血浓于水……

倏尔,默苍离看见俏如来抬头直视着自己,神情依然自持着,眼神又恢复了坚定,是他当年看中时的模样。


“现任平朔关城主戮世摩罗——是俏如来的二弟。”

俏如来语气尽量控制着保持平淡,但依然透出些隐忍,“吾弟天生带有麒麟血脉,麒麟嗜血,在崇尚血统与武力的平朔关是地位超然的存在。十五年前云中城与平朔关交战中,父亲又……因为一些原因弄丢了二弟……导致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讯息——直到数月前平朔关新任城主上任,父亲应邀前往……这才无意发现城主戮世摩罗——正是二弟。”

默苍离饮着茶没有回应。


俏如来言毕也只躬守在一旁,并不期待师尊说些什么。他自然明白师尊肯定一早便了解了这些事情,而师尊这样做,大概也只是为了让自己排解近来心中的压抑吧。

但他无奈地发现,自己即便在师尊和温皇前辈面前说了出来也似乎仍不能脱困。

师兄失踪与平朔关有关系吗?

公子开明为人如何?

二弟现在过得怎样呢?

师兄会有危险吗?

这件事是二弟支使的吗?

据说平朔关之前也不太平,新任城主戮世摩罗刚刚镇压了手下人的叛乱。

到底还是年轻啊,温皇看着俏如来神情不定的脸色,摇着羽扇一瞥默苍离,心道年轻些也好,至少还会显露些情绪。


“俏如来,”默苍离出言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吾并没有想让你忘记这件事。戮世摩罗和雁王,这是两个人、两件事情,真正说来发生的时间相差足有十五年,只是最近恰好撞到了一起,至于为什么恰好撞到了一起是你要思考的。但因为都是与平朔关相关,所以你要做的,并不是同时解决这两件事情,而是想清楚,平朔关有了这两人,会变得如何,公子开明是智将,找上雁王,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俏如来心中一惊,脑中线索仍不甚分明,却亦如拨云见雾般镇定下来。

“谢师尊教诲。”

很快,他又继续补充道,“徒儿欲往平朔关一探,不知师尊有何指示?”

“这件事你可以问问温皇。”

默苍离咽下一口茶水,波澜不惊道。

温皇笑意一顿,蓦地又自如起来,“先生这是为难在下啊,俏如来有疑惑,有先生您在,在下岂敢越俎代庖。”

“吾说过,温皇不是外人,偶尔越俎代庖也无甚紧要,”默苍离再次放下茶杯。

“何况,温皇在平朔关的排布不少,俏如来你遵循温皇指示,势必能绕过许多弯路。”

俏如来从善如流,深深一揖,“晚辈谨闻温皇前辈教诲。”


“呵呵,”温皇扬扇轻笑,“你们师徒配合默契,吾眼见嫉妒非常。虽然在下并不想接下这个麻烦,但先生开口,吾又不愿辜负这难得的人情,看来是不得不接了。”

“俏如来,”他取出一枚翠色印信推至默苍离杯前,“你拿着这东西去平朔关城南‘芳萃居’找一名叫‘凤蝶’的女子,你想做什么可以告诉她。她虽不能帮你解决问题,但安排几条退路应该不难。”

俏如来谢过温皇。

默苍离一动不动盯着这印信不知想些什么。


他看着俏如来取了印信匆匆离去,忽然又开口,“欠你人情的是俏如来,温皇切莫找错债主。”

温皇笑笑并不接话。

原来心情还是不好啊,他想,看来不论年轻与否,能为几多,心中情绪终究还是能寻出些蛛丝马迹来的。

——
TBC ……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