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水长流

破东风

排雷排雷:空网上线。

六、

平朔关鬼祭殿。


公子开明不在,戮世摩罗早早下了班。手下人在修辞术上着实不堪一击,他嘴上闲着无聊也觉无所事事,便索性溜达至地下牢狱里瞧瞧他的爱将。

网中人正襟危坐在一片蘸了血渍的杂草上。

他的伤不至于致命却并不轻松,只得暂时收敛了气场静坐修养。

面具倒是戴得一丝不苟。

戮世摩罗故意无知无觉走了进来,看着网中人花纹繁复、镂刻出些奇异美感的面具,视线不自觉下移。

唇色不错。

他想着,一瞬间释放了威压。

网中人冷哼一声并不看他,沉默着似乎若有所思又似乎令有所图的模样。

不过戮世摩罗却知道网中人安静就真的只是安静,沉默就真的只是无话可说,看起来城府深也只是看起来而已。

他现在能想到的,估计也只是在琢磨我何时杀了他吧。

“小子,现在不杀我,更待何时?”

戮世摩罗笑出了声,心想有个完全看得透还碰巧长得好看的人物伴在身边的感觉应该很好。

“妖神将——”

“我的爱将——”

他的声音一点点隐进狭长幽深的地牢里。



“姑娘,”一名着淡粉薄衫、长相妍丽的年轻女子撩开水色帷纱,纤细身姿随着亮白珠帘的此起彼伏缓缓进入,“楼主大人传来的消息。”

素白的指如削葱根,接过去却并不十分优雅,凤蝶睨一眼纸条,神色变冷,蛾眉微皱,“戮世摩罗——主人又在搞什么鬼……”


温皇若知晓心爱的蝴蝶如此想他,一定会想真搞点什么出来的。

可他现在,心思确实不在平朔关,也不在新任城主身上。

因为默苍离正和温皇面面相觑,稳稳当当端坐在马车里。

驾车人一身黑黑到了底,作为还珠楼里好不容易熬出资历的老牌杀手,他心中总有些大材小用的失落。

不过,能亲眼目睹楼主大人的感情生涯也算是利害相抵了。

想到这里,他心中一阵激荡,扬手一鞭,马蹄卷起尘土重重,硝烟般散在车后黄沙漫漫中。

“先生,”马车忽然加速差点叫温皇闹出些尴尬,他心里记上手下人一笔,却不忘温言打破沉寂,“先生既然要去平朔关,为何不与俏如来同行?”

默苍离身体随车身摇晃了几下,倒是很快镇定下来。

“温皇不知?”

“在下不敢妄自揣测先生之意。”

“恐怕温皇早已揣测到了,”默苍离冷眼瞧他,“不然这马车可真是巧合至极。”

“先生说得是,在下想了想,这马车确实巧合,”温皇待在空间狭小的马车里依然不忘招摇羽扇,面上笑意晏晏,并无一丝尴尬,也不显丝毫变化。

他气定神闲道,“在下只想知晓,先生对麒麟血脉怎么看?”

默苍离微一阖眼,眼睑下边羽睫扇动,不知在寻思些什么。

温皇耐心十足,倚在车厢侧梁上等他回应,可惜马蹄声声不断,气氛却凝滞不前,温皇渐渐也少了追问的心思。

过了许久,马车震动几下又是一阵加速,温皇随意排布着天下形势,忽然听出默苍离有了开口的意思。

“麒麟之血——当诛。”

一字一句,语气里本来仅有的少许温度消失殆尽。

默苍离道了这只言片语便完全阖上眼,学着温皇的动作斜斜放软了身体假寐,周身气势却是生人勿近般的冷硬,一副打定主意不再分神半分给对方的模样。

是个冷酷无情的形象。

温皇倒没被吓到。

“当诛……呵呵,”他把玩着这两个字,嘴角上扬,“看来先生还是不够信任在下啊……”

不过只这一句,他便再也没提起“麒麟”一事。


云中城距离平朔关不远,但这不远也只是相对而言。

云中城据南,三月里人潮汹涌、春时摇曳,花香雨声风姿翩翩。

平朔关却紧挨着万里边城,常年冰积雪销交替进行着,关隘处自主打了个冷淡萧条的招牌,还紧挨着塞北风沙烈烈。

换了我,也会想着南扩。

温皇懒懒起身,心道十五年前平朔关主动发起的那场混乱也并不为过。

毕竟最后就结果而言,平朔关麒麟一脉虽是断了不少,南北商道却打通了,给了平朔关活下去的机缘。

何况,他不觉笑出了声,微微一哂,史君子终结了这场混乱,却没想到给正气山庄添了个如鲠在喉的大麻烦。

造化啊造化。

默苍离不甚耐烦温皇这番旁若无人的笑,只微妙地睁开双眼看他,带着些刻意的肃然。

“江湖传言——温皇是个傻子。”

神蛊温皇并不着恼,羽扇昂首翩跹。

他点点头,笑道,“先生醒了。江湖传闻虽不可尽信,这一次倒没错上多少。温皇啊——”他忽然拉长了语气,似乎有些怀念又有些迷茫,“温皇确实是个傻子,而且——呵呵……”

“他还是个瞎子。”

默苍离安静地看着神蛊温皇那失神的一瞬,忽然失去了本来难得说笑的兴致。

他缓缓收回自己的目光,抿了嘴唇擦手中的镜子,镜中映照出自己感怀的眼神,那眼神,似乎也在试探着一些过去。

“不论是傻子还是瞎子,”他轻声说道,“都不是我们现在所能体会到的。”

温皇蓦然收回视线,偏头瞧见了默苍离手上悄无声息出现的东西,一时失笑。

“恭喜先生总算找回了自己的标志。”

默苍离不慌不忙沉着应他,“还得感谢温皇,俏如来是借温皇底下人之手才转交给吾的。”


不过绕过了我。

温皇面色不改晃动着羽扇,心道一别数月,底下人确实脾性见长。


蓦然一阵风沙袭来,驾车人打了个喷嚏,他回头看了看严严实实掩着的车帘。

嗯,不显丝毫行迹。

也不知道楼主得手没有。

他心内给温皇鼓着劲儿,再一扬鞭,马儿一声长嘶奔腾出江南境界。

“悠着点儿。”

温皇难得出声打扰了他。

黑衣驾车人将将架好的气势一撤,那番大材小用的失落再次涌上心头。

——
TBC ……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