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水长流

策锻

没有题目。
真拉郎。
深夜放毒。
OOC。
策天凤×锻神锋。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策天凤来到锋海时,锋海主人正在给及冠的儿子庆祝生辰。

名扬天下的钜子大人为了补一把剑到来,饶是早已声名鹊起的锋海之主也不得不腾出些时间招待。

锻神锋身为锋海少主自然也得被拉出来见客。

但他临到关头却闹了个失踪。

锋海主人听闻手下人来报,年逾六十却也只得一脸尴尬地向策天凤告罪,“犬子无礼,是在下教养之过。”

都说锋海主人老来得子对少子宠得厉害,看来不算捕风捉影。

策天凤倒没什么反应,左右不过是为了把剑,这少庄主见不见却也无甚紧要。

不过他很快便见到了。

因为策天凤在锋海住了下来。

这一日他同往常一样早早起了,预备去剑庐看看补剑进度,甫一踏出门,便瞧见那门外院子里头,一棵结了花苞儿的梨花树上蹲了个少年人。

那少年一束高马尾用挂着雪白毛球的头绳绑了,额前两捋蜷发斜斜耷下来,眉间一点缀金,狭长双眸半阖,是个面如冠玉的姣好模样。

策天凤略一思索,便明白了这是前些日子闹失踪的锋海少主。

只是没想到锋海主人长相简陋,儿子倒生得不错。

那少年一开口如个飞扬跋扈自由自在的无知纨绔。

“你就是策天凤?传闻中的钜子大人一动而天下定,所以爹亲叫我来拜见拜见你,我倒没想到你看起来那么年轻。”

策天凤难得笑笑,“吾却也没想到锋海少主如此不拘一格。”

少年身形修长,自梨花树上跃下犹如一只羽翼洁白的大鸟,他声音雀跃像是得了什么嘉赏。

“那我便算完成了爹亲交代的任务拜见过你了!”

这鸟儿借着忽然扬起的风略一点地,又再次直上梢头,惊了半边花瓣簌簌落入池中清波。

策天凤透着笑意的沙哑声自底下缓缓漫了上来。

“好。”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