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水长流

我基友成了我小妈怎么办(废锻)

乱折腾的一个题目。

一个脑洞。

OOC,慎。



“操,”鲁缺把锻神锋堵在酒吧后门处的小巷,脸色涨得通红,额上青筋暴起,“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和你爸在一起了。”


“是那个‘一起’?”

“是那个一起。”


“你……”


鲁缺忽然卡了词,喉咙“咕噜”一声熄了火,停在个不尴不尬的位置不知道如何接下去。

很快,他又强作镇定。


“你不是开玩笑的吧?”


“我……”

锻神锋刚起了个头,“哐当——”一下后门门被人撞开,他睨一眼那跌跌撞撞扑腾出来的醉酒男人,心道酒鬼没品。

好在脑中过了一瞬,锻神锋又再次想起鲁缺的问题,眼神古怪地盯上了他。


“我看你平常玩儿挺开啊,你有——这么在意?还是说……”他吸了口气一本正经道,“你们父子俩都对本少爷……”

“操,你想哪儿去了!”


鲁缺急急打断他,这一断了却半天没个下文。


他一向饱受锻神锋气场压制,被今天这个意外惊喜打了个素面朝天措手不及好不懵逼。



加上言辞笨拙,跟自己亲爹比起来差不多是头老牛啃犁了,整了好一会儿依旧有些摸不清楚方向。


既然话吐不出来,面上只得闷成个火罐模样。



锻神锋颇疲累地倚在水槽旁,等他继续说下去等得好不无聊。

他略觉气氛诡异,漫不经心地打开烟盒决定再给鲁缺几分钟消化消化。

但很快,他便不想给他时间了。


他被烟盒里面整齐排列的几根小型棒棒糖惊呆了好吗。


红橙黄绿青蓝紫,哦不是,没有紫。

这他妈……真是太有趣了。

锻神锋抬起头来目光怨毒地瞪着鲁缺,鲁缺心思转了个山路十八弯,十分抵触这种家庭伦理一百二十集的狗血剧情,并没接上他的眼神。

“算了,”他垂头丧气,“回头我问过我爸再说。”

“哦,”锻神锋不动声色地将烟盒收了回去。

鲁缺自然不会注意到他的动作,天人交战地陷在纠结里边,真情实感认真请教,“那我以后叫你什么啊?”

锻神锋嘴角一瞥扯出个冷笑,“叫爹就行。”

接着他朝鲁缺点头示意。

鲁缺一脸疑惑地看他。

“一起吧,正好我想分手。”

——
TBC …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