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水长流

破东风

排雷排雷:后面有空网上线。

温默和空网即将正面。

————

八、

哈,下次可就没这么简单了。


温皇靠着车厢从容不迫挥舞羽扇,心情非常之好。


默苍离回马车上小寐,前一线杀人趁热打铁提出要求:“楼主和先生要去姑娘那儿,属下就不用陪同了吧?”

“噢?”

温皇心思被打断,另勾起几分兴味。


“入了平朔关再往姑娘那儿去就不远了。‘步行增忆减肌缓三高’,这还是您在医书里说的。”




是吗?我还说过这种话?估计是找人代笔的吧。

温皇笑笑,“但我好像懒得走。”


“楼主,”杀手正色道,“结伴同行共赏玩,这是机会。”


“什么机会?”



“您说呢,”热爱读书的杀手觑了觑马车里的动静,压低声音,“楼主啊,属下听兄弟们说这位先生比您还懒,哦不是,是十分喜爱清净。之前追杀他的时候除了老大负伤那次就没见他怎么挪动过脚步。所以属下估计啊,先生他之前也没怎么逛过平朔关,您瞧,这不是机会嘛……”他脑中迅速翻阅着凰后大人新出版的《恋爱初阶五十条》,接着道,“‘确定关系第一步:跟着他黏着他给他新鲜感时刻关注他。’你们……”他顿了顿,看温皇嘴角挂着笑意,似乎并没有不快不由强行给自己加了几分底气,“先生似乎对楼主您还有些意见,您把握好这次机会,以后嘛……”

说到这里他便住了口,“以后”,“以后”是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


温皇心中无限感慨。


苍离先生对我的意见不小也便算了,你的胆子倒挺大,也不知酆都月现在是怎么在训练手下。

不过他嘴上还是放过了忠心耿耿一心为主的杀手,“你去吧,三日后回‘芳萃居’待命,记得找些好点的草料喂马。”




前任杀手为自己终于不用再屈居杂役、也不用强吞狗粮而振奋,面上虽然不敢贤露出多少脱离苦海的喜悦,行动却出卖了他。



因为他告了礼,转身便想跑。




温皇不紧不慢叫住他,“先生还在车厢里休息,你可别忘了马车,”他愉悦地看着手下面容骤然变得寡淡,话音一转,“想不想再接个任务?”


想想想,职业杀手也是有职业修养的!再不接单以后只能沦落二线了!


他心神激荡,答得铿锵有力,“接!”



“声音小点儿。”

温皇停下羽扇,欣慰地递给他一张纸条。


他克制住兴奋单手接过,忍不住瞥了一眼。

两行字,剑走偏锋,是楼主的画风。

嗯,还配了个图?

草丛里的甲壳虫?

他内里纠结着这图的意味,但不敢表现得太明显。




温皇一语道破,轻言细语和蔼可亲道,“插图是只蜘蛛,希望你没有认错。”

杀手并非不知变通,“楼主妙笔,属下当然识得!”



“那你确实慧眼如炬。”

默苍离不知醒了多久,扶着车辕缓缓下了马车。他瞥一眼依旧气定神闲的温皇,目光重新搁在那张边角起了褶皱的纸条上,然后淡淡开了口,“戮世摩罗?”


温皇摇着羽扇笑笑,“先生见谅,在下还不能告诉您纸条的内容。”



“无妨,”默苍离偏头看他,“吾已经看清楚了。”

“那是先生您自己看见的,与在下无关。”


“温皇说得极是,不过吾看这纸条却有些古怪。”


“的确古怪,”温皇不避不让,“原本那张已经毁了,这一张是在下凭记忆亲手绘制的。瞧着更精美些也是自然。”



默苍离忽然笑了,北境风沙烈烈,他青丝撩在面上半遮半掩显出些难得的风情。


温皇上前一步挡在半跪了许久非常痛苦的杀手前边,动作随意轻抚上默苍离的脸颊,指尖一挑勾落飘浮起来的发。



蓦地赞叹。

“先生还是笑起来好看些。”



“温皇谬赞,”默苍离并不在意他动作亲呢语气轻薄,笑意不减道,“吾倒更喜欢温皇严肃些。”


“那在下便严肃些吧。”

“吾多笑笑也无妨。”



杀手蹲守在地上隐痛非常,只想呼唤西风来得更猛烈些,黄沙快来将他埋进地里去。

职场不是谁都混得起的,他暗暗感叹,尤其是到了自己这个位置。



“你还不离开?”

楼主温和中透着杀气的声音忽然在他头顶响起。



杀手深深一揖,再朝默苍离的方向一拜,起身几步跳上马车,虽然方向不明漫无目的,扬鞭却是绝尘而去。

迷不迷路无所谓,他想,先消失才是正经。




平朔关城南,百花井巷。


戮世摩罗给自己放了假,逍遥自在地逛着市场。



网中人隔着五米远跟在他后面。

他十分不习惯摘了面具暴露在人前,也并不耐烦陪同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逛街,还要接受周围人或惊艳或考究的视线盘查。

但现在他功体被锁,再如何不愿意也还是得能伸能屈,只秉持着狭长眼眸冷眼旁观。




“妖神将啊……”戮世摩罗忽然停下脚步,“我知道你心里不爽,觉得和我,一个毛都没长齐的臭小子一道出门逛街简直奇耻大辱,而且逛得还是你们这种武力高强自以为是的英雄好汉十分不屑的小市场。但我现在毕竟还是城主,城主也堂堂正正打败了你,你即便不爽,有必要表现得那么明显吗?”



“属下不敢,”网中人抿了抿嘴唇,半天却没吐出个什么不敢来。



“哈,我知道我了解我同意,”戮世摩罗拉了他的袖袍继续往前走,“你没什么不敢的,听说之前还传信给自己的老相好,招呼他来平朔关。所以你心里一定巴不得他现在就赶来,巴不得我立刻就挂机。”


“但是——”戮世摩罗偏头看他暗沉的脸色一眼,忽然轻快笑了起来。



“有那么容易吗?”



话音刚落,数道利箭“嗖嗖”自四面袭来。戮世摩罗险险避过一支,瞥见箭头乌青,带着强劲罡风铺天盖地如疾风骤雨。


他心中一惊,“不会吧,说来就来这么快!”


不过很快,戮世摩罗便发现来者并不是网中人的老相好黑白郎君,他现在要脱身也真的可能非常不容易。


而且,身旁的人还被锁了功体。

————
TBC
……

评论(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