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水长流

出山(微俏砚)

我爱试吃鱼,没想好cp ,对不起表妹。。。。

————

“先生,先生请留步,”俏如来追上前面斗笠荷蓑的青衣渔翁,急急发问,“先生可知晓一名叫做‘砚寒清’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那渔翁眼神古怪打量他几眼。

俏如来点头,“没错,据说他就隐居在这片山林里边。”

“砚寒清我倒是听说过,”渔翁斟酌了下言辞缓缓应道,“不过你口中的中年人我却不是很清楚。”

俏如来神色顿时一喜,“无妨,我只消知道砚寒清便好。那先生可否告知在下砚先生的消息?”

那青衣人摘下斗笠露出一张清秀干净的脸,他似乎有些迟疑,但最终还是坦诚相告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呢?”

依山傍水,松柏林立,惊鹿作乐,鷇音初鸣。

俏如来跟在砚寒清身后观察着他的住处不由感慨这的确是个隐居的好地方。

却也与外面战火硝烟的景象太格格不入了些。

砚寒清推开柴扉进了茅屋,屋子比俏如来预想中的要简陋也更狭窄。

青石砌墙,灰土活地,桌椅帚榻倒是俱全。

砚寒清放下手中还挂着露珠的茼蒿,给他倒了碗茶水。

“粗茶清苦,还望先生勿怪。”

俏如来捧了这红釉陶泥,嘴唇靠近碰了碰,甫一入喉,便觉唇齿间苦涩充盈,进退不得。他眉头不由皱起,但很快便克制住自己。

砚寒清见状抚掌一笑,“你倒是忍得住。”

“清茶解渴,无甚忍得住忍不住。”

俏如来答得淡然。

“说得不错,”砚寒清凑近仔细了瞧他,“那这茶解你的渴否?”

俏如来抬眸回望,面容坚毅,目光专注。

“先生若允我,那才是真正解我的渴。”

“你这人,”砚寒清蓦然失语,“要害也切得太直白迅速了些。”

“俏如来虚心求教,要如何的步骤才使得先生允我。”

“哎,”砚寒清摇头起身,微一叹,字字沉着道,“我不允。”


“先生为何不允?”

“闲人爱明月,我心系青山,自然不允。”

“先生未入世时便出世,怎知自己只系青山?”

“身有所感,心有所觉,从心所欲而已。”

“可大厦将倾,先生不会动容?”

“动容乃是共情 我无从知晓也便安得闭塞。”

“安得闭塞,外界却是苦海,先生不会愧疚?”

“世道倾覆,愧疚是圣人的事业,我既无心,也便无愧。”

“那遗憾呢?”

“清茶解渴,也解我之诉求,何来遗憾一说?”

“既然无憾无愧,”俏如来顿了顿,“那么先生为何又要留下这红釉陶碗?”

为何留下,为何呢?

砚寒清倒是许久没想起误芭蕉了,经俏如来一提醒,忽然又记起那道刻意被遗忘的身影,还有八岁那年,他尚未被接入主宅时的生日。

傍晚将黑时,表妹偷偷翻墙来看他,塞给砚寒清一个边缘磕了道细缝还带着些温度的红釉陶碗。

误芭蕉没提,但砚寒清却知道,这碗本来有两只,完整无缺的那只表妹送给了北冥一脉的三皇子北冥缜——白日里北冥缜来看他,带来了那只他羡慕很久的红釉陶碗,砚寒清拒绝了——而自己得到的,不过是一件失败品。

而且这失败品,后来还碎了。

但砚寒清还是很高兴。

误芭蕉既是他的表妹,也是他自更年少时视线便一直追逐的少女。

她一生只为重振家族而拼命,而自己,传闻里家族这辈人中最是少年天才的一位,却早早别了人情世故、隐进了这漫漫无期的青山绿水里。


但他确实不悔。

砚寒清思及此,嘴角勾出道浅笑,“俏如来,你不明白。”

俏如来并不在意,“先生得知令妹的死讯出山,虽然很快又再次入了山,但在临入山前却向三皇子讨来这只碗,难道不正是因为放不下吗?”

“你说得没错,”砚寒清平静回道,“我放不下。”

他停歇片刻,很快续道,“不过,我并不后悔。”

“表妹的道路是她自己的选择,我劝过,也尝试过提醒她,但我失败了。所以她的死,与你有关,与北冥缜有关,与这天下人有关,却与我无关。”


“先生当真没有遗憾?”

砚寒清笑笑,“人生在世,大大小小的遗憾没有上百也有几十。表妹之死,我确实想过若我当时在她身旁,情况是否会变得不一样,但我毕竟没有。或许我现在回到当年的情景,一定会选择陪在她身边,可那只是因为现在的我和当时有所不同了。或许也是表妹的死也促成了这个不同。”

“你若问我有没有牵挂,我可以回答你,我心中有怅然。但我若真的将它当作一个大大的遗憾了,那便否定了当时的我。”


俏如来放下陶碗,平淡接道,“可我觉得,先生你只是在回避问题。”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砚寒清颜色极浅的双眸,缓缓启唇,“你与当年不同,你承认了。你愿意回到当年去帮助令妹,你也同意了。你觉得一旦遗憾便是在否定自己的过去,虽然我并不同意,但你似乎确实是这样认为的。而最重要的是,你尚且没有直接回答我,自误芭蕉之死到现在,你心中究竟是遗憾,还是释怀。”

砚寒清忽然有些怔怔。

俏如来继续道,“所以我可以认为,你并不直接回答我的原因就是你遗憾,非常遗憾,而且,你还在一边遗憾,一边否定过去的自己。”

“你也认定,误芭蕉的死根源在你。”

俏如来起身,他看着砚寒清迷茫的眼神慢慢抓住他的双手。

“砚寒清,你说得没错,误芭蕉的死可以和天下人相关也与你无关,世道倾覆是圣人的事不是你的事,所以俏如来现在只能以个人身份询问你,你愿意因为协助我而出山吗?”

————
TBC (?)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