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水长流

破东风

cp 排雷:温默,空网。

友情提示:总感觉这一章会引起一些误会,解释一下。

1.人物说话我尽量去考虑了角色性格所以写出来不代表就是真实而符合角色内心的,只是估计在这种情况下他会用何种虚虚实实的语言表达;

2.目前温默在感情上是正儿八经的走近了,不用怀疑,但他们之间确实有很多问题,毕竟都是各有所图的智者;

3.现在的空网实际上感情并没到位,大概跟原剧保持一个节奏,还在收服人心阶段,之所以把空帝写得OOC的看起来恋爱脑是没有办法,必须要把两人往cp上靠,他现在还只是嘴贱而已;还有,我认为小空是御魂阶段整个感觉成长了起来,现在还早,而空网在这篇里不会是主cp;

4.cp里面真正到位了的只有废锻;

5.果然还是要说一句,OOC ,慎。

另外,温默和小空会面是我有意为之,尤其是教授和空帝。因为他俩没有真正正面过,唯一(?)的一次,教授还天运E的失败吐血了。
而在我的想象里面空帝清醒时虽然嘴贱,但对于教授应该是有些畏惧的,教授应该能成为他不敢当面过度吐槽的人物之一,属于“卧槽好叼妈的智者有病,我他妈还是滚远点好”这种。
一来他个人并没有太多立场去评论教授处事原则,二来他应该会认为教授行事和气场都很冷感,背颈一凉的感觉。
而教授对小空,如果抛开原剧魔世设定,应该是像看待一个不老实的后辈吧……

————

十、

“你是在叫——我吗?”


神蛊温皇羽扇轻摇、衣带飘飘,跟随默苍离风姿翩翩下了楼,在戮世摩罗面前站定。

“哈,温皇我×你老……”

“哎——年轻人火气不要那么大,”温皇羽扇轻推打断他,真心实意亲切道,“尤其是当你还有求于我的时候。”

戮世摩罗弯腰抱起网中人,喉中鲜血又要止不住上涌。
他看了一旁专心致志擦镜子的默苍离一眼,脑中闪过几个念头,随即狠狠盯住温皇,“说吧,什么条件。”


“哈,”温皇笑笑并不回应,刻意无视戮世摩罗的问题只转头与默苍离交流,“新任城主,俏如来的二弟,先生可有什么想法?”



听到“俏如来”三个字,戮世摩罗浑身一震,不可思议地又看向默苍离,他头一偏,这次迅速反应了过来,“俏如来的师尊?”

温皇不甚认可,“现在才认出来,看来平朔关的情报系统有待优化啊。”

“我年纪小,自然比不过温皇前辈见多识广,左右执政不过半年,城府自然也远不如温皇前辈来得深沉,连钜子大人这条线都撘得上。”

“噢——知晓先生的另一重身份,”温皇仿若未闻,顾自向默苍离介绍,“看来不比俏如来差很多啊。”

戮世摩罗一击未中并不气馁,对默苍离意外地客气恭谨,“晚辈抱着网中人行动不便难以成礼,还望前辈恕罪。”


默苍离擦着铜镜头也不抬,“无妨。”

“钜子大人呐,”戮世摩罗智商在线立刻换了个思路,“晚辈劝您别与神蛊温皇走得太近,对于这种神经作死精分老来二狐狸,避之不及才是上策,免得哪日便殃及到您。作为即将和令徒长期相爱相杀并不亲近的弟弟,也作为温顺乖巧年轻有为的后辈我再劝您想想,温皇先生开始为什么要接近您,单单只是美色恐怕还不行,一定是您身上有什么东西适合他的——布局才对……”



“众人皆知温皇一向以诚待人,”温皇笑着打断他,“城主大人这番索然无味的挑拨离间和剖白实在单薄愚蠢了些。”


默苍离停下动作抬头看了眼戮世摩罗,神色忽然缓了下来,“你说得对。”

接着,他又像个真正的长辈鼓励似的叹了一声,“你很聪明,比我想象中要聪明。”

戮世摩罗从善如流谢道,“前辈说得极是。”


温皇笑意僵在当场。



“不过,”默苍离低头觑着铜镜里不甚分明的人影,嘴角略勾出点弧度,“吾却也乐意瞧他刻意接近我。”

温皇羽扇一展,笑容重新挂了上来。

“先生折煞在下了,温皇对先生,确实真心实意。”




老不羞的秀恩爱。

戮世摩罗嘴上一噎,心里止不住要吐槽,之前的资料里面可没说过墨家钜子是这种脾性,据说俏如来被这名师尊接手之后每日都是一副天要亡他的模样,难道智者都是智商满点恋爱脑?

他低头瞧了昏得彻底的网中人一眼,心中十分不忿。

娘的,要早知道收服个人那么麻烦,我就天高海阔任他飞了好吗?

反正又打不过我,还省了黑白郎君这个祸害。




“小空,”默苍离忽然出声问他,“你见过俏如来了吗?”

“哈,前辈不觉得这话问起来很奇怪吗?难道不是应该问我杀他了吗?不过——”戮世摩罗声音猛一拔高,“喔——俏如来身边的人都这么关心他吗?果然乖孩子有人关心有糖吃,坏孩子只能被罚站问话,看来传闻冷血冷情的钜子大人也不能免俗——”


“戮世摩罗,”温皇摇着羽扇,微笑着温和打断他,“年轻人还是少给自己加戏。你有那么在意俏如来吗?或者说,若要你放弃平朔关的城主之位回到正气山庄,而你的父亲,你的兄弟会竭尽全力弥补你、关心你,你愿意回去吗?”


“哈,你以为我有那么傻吗?十五年前就被放弃了现在一个劝我一句我就要回心转意?再说了,”戮世摩罗笑得无所谓,“平朔关一个逍遥自在的城主,和正气山庄规规矩矩操劳天下的劳碌命,温皇觉得我应该回去?”



“当然不应该,”神蛊温皇接得利索,“而且啊,你最好好好经营你口中可以让你逍遥自在的平朔关,据在下所知,”他羽扇一点,指了指戮世摩罗手上的网中人,“好像也没那么顺当吧。”


“平朔关内政问题,就不是温皇应该干预的了。”

“在下是在为钜子大人分忧,城主似乎想把内政转移发展成外交啊。”



戮世摩罗点头,“每日都活在云中城的侵略阴影里,我城中百姓也十分恐惧。”





默苍离忽然再次出声。

“小空,你见过俏如来了吗?”


“哈,钜子大人……”戮世摩罗正要说话,瞧见默苍离面无表情的脸色顿了顿,然后接道,“见了,一起吃了个饭唠了会儿家常,我还请他去地牢里住了几宿。”


“他现在在哪儿?”



“当然是在……好吧,”他到底还是禁受不住钜子大人的气场,“公子开明把他带出去了……不是我说,钜子先生,您还是注意一下自己的表情还有态度问题,这样问话很容易给青少年造成心理阴影的。虽然我挺乐见其成,但是毕竟是作为具有生理意义上相互勾连的弟弟,我还是希望堂堂正正打败他,所以建议你带俏如来去看看心理疾病。对了,还有最近和公子开明厮混的雁王,江湖上装逼风气太重了。”



“晚辈里面有你这样一个确实有趣,”温皇一旁仪态万千地站着,慢条斯理道,“但在下还是想提醒一句,你不想救网中人了吗?”


“哇——靠,温皇老前辈这种居高临下的口气真是让人有够不爽,”戮世摩罗话音一转,“不过还是恳求温皇老前辈看在晚辈那么有趣的份儿上帮一把网中人了。之前讲好的价钱可以再番一倍。”



“三倍——”温皇笑得温柔体贴。


戮世摩罗一咬牙,“三倍就三倍,总归我心爱的策君还是可以赚回来的。”

————

TBC ……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