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水长流

破东风(温默)


番外,一个520小甜饼

半夜三轮全凭想象,先发出来看会不会被吞。

涉及剧透。。。

————

“先生起得可真早。”



温皇起身披了外袍斜斜靠在鸟兽浮雕的围栏上。他似乎还有倦意,不过身旁早已冷却的温度倒是给了温皇几分意外清明。他随手拢了拢不安分的头发,挑墨色布带虚虚绑了,懒懒踱至窗前。


默苍离背影萧条,正一动不动盯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先生不怕着凉?”



温皇拉开宽大袍子只轻轻一阖,便搂住默苍离只着单衣的瘦弱身体,他胸口紧贴着那棱角嶙峋的背脊,两层薄衫依稀透过些冷意。

但很快,也好像开始升腾出热度。



温皇见他又没有了反应,也不着恼,缓缓扬了下巴,翘起搁在默苍离多少养出些圆润的肩上,然后顺着他淡漠视线稳稳瞧去。



一棵将要枯死的红瑞木。




温皇心思转了几个弯,最后还是选择镇定自若闭上嘴。



“春时将了。”


默苍离低哑的声音在前边响起。



“春时未了——先生可是想离开平朔关?”

温皇上挑目光觑见默苍离冷淡眉眼,蓦地,他一阖眼,微微吐出口气。



“先生无须操劳太过。”


默苍离不置可否,依旧沉静了看着窗外。



“此事我不插手,所以先生可以对俏如来更放心些。”


春时将了,柳絮缱绻却还难分难舍。




温皇忽然挑眉一笑,笑里、眼里都是些不寻常的邪气。



他缓缓散了裹在两人周身的靛蓝外袍,动作有条不紊得奇异,也慢得惊人,像是刻意在表白着什么,却也像是恶意在戏弄。

默苍离迎着春时乍暖还寒的早风,面上寒意加深。忽然他身体一歪,直直落入温皇臂弯。



“先生小心。”

温皇吐息弥漫在默苍离耳畔,言罢也便借着这个姿势勾手将他抱了起来。


默苍离早有了防备,倒不至于手足无措搂上温皇,他定定盯着对方带点出世风流的细长眼角,沉默了并不同他视线交汇。



温皇低头在默苍离发间深深吸一口气,那带着薄雾青草的味道本来纯净清新着,反勾出他几分绮思。

他又是一笑,紧紧抱着默苍离,转身往床那头走去。


“先生太凉了呀——”


温皇将默苍离轻轻放在青绿云纹缎被上,那绿色和发色纵横勾勒在一起,仿佛人也印在了图案里头,雾里看花瞧不透彻。




默苍离平躺着直直看着温皇,他一身舒展带出点笑,那点笑意在温皇眼里已是百倍扩张,最后落在心中便只剩温情,似乎怎么消极懈怠、怎么如避深渊也不会生倦。



温皇苍白空旷了多年的胸口忽然便有了重心。



他低头仔细在脑海里描摹着默苍离的脸,他的睫毛,他的眼,他的鼻子,他的唇,他衣领斜斜拉开露出的锁骨,还有他雪白的皮肤。


有些迷茫,也有些惊讶。



像是千山万水不知独自走过多少遭突然被挡住去路。


他眼前只有黑暗,耳边也没有声音。

他少年时习惯了孤寂所以冷淡站着,并不在意面前是神是鬼,是妖是魔,也不以为自己会就此停下再闯不过。


一个人走的时候,总是会勇敢很多。

温皇从来不在意是独身前往还是几人成行,或者说,不论几人在他眼里便只有他自己罢了。

温皇所关心的只有目的地或者通往目的地的征程,还有各种各样的人事可能带来的新意。


所以到最后呢?

到达之后该如何呢?

他没想过,或许只有从心所欲吧。


或许退回去吧。


或许再走一遍吧。


或许……


指尖蓦地一阵冰凉。


有人。

有人抚上他的手,他的脸。



“我带你走。”

“我带你走。”



那还是,带着一点稚嫩清亮的声音。



“先生真是用心良苦……”

温皇低头直视着默苍离睁得分明的松绿瞳仁,微微叹了口气。

“先生为何不肯直言呢?”

“直言何益?”


直言何益……


温皇口里咀嚼着这四个字,再俯下段身体,探出双手悄悄往缎被上延伸,直到捉住默苍离闲闲摊开的手指。


一如记忆中的冰凉。


“无益吗?”

他口中喃喃。


“在先生眼中无益吗?”

温皇声线忽然变了个人,还带着少年人的茫茫。

“你走了。”



他脸靠得默苍离很近,脸上表情不动,既严肃,又沉着,却只需略一侧身便能吻上默苍离的脖颈,可他偏偏一动不动,像是被施了什么法术定住了。

默苍离无奈一叹,轻轻搂上温皇后颈,他略微撑起身体吻上温皇再次散开的发还有额头,像在安抚一个闹别扭的小孩子。

“吾未言,只因你不曾问我。”

“而且——”默苍离吻毕换了个姿势,任温皇虚虚靠在他胸口上,“你以为你为何会同吾会面呢?”

言罢,他抽出手指抬手直接抱住温皇结实的后背,然后探出浅色舌尖开始耐心舔舐对方眼角。


默苍离舔得很认真,认真而色情的那种认真。

他认真带来的温热触感惊得温皇差点没忍住一个哆嗦。

一阵热流贯体而过,他终于知道现在实在想不了太多。

温皇眼睛错开默苍离的嘴唇短暂离开半晌,正当默苍离含着浅白霜华的精巧眼眸疑虑间,他忽然翻身而上,随手除开对方发上的木簪,然后紧紧搂住默苍离的后腰。


温皇脸上笑意乍现。


“先生,放松。”

他一手牢牢搂住默苍离,一手分开他的双腿,动作轻柔而坚定,将他稳稳抱到了自己大腿上。

温皇十指摁在默苍离后腰线上将单衣扯出几个褶皱,很快那褶皱便渐渐淡去,接着在手指发力带了厚厚温度后,探进对方里衣中。

他借腿部力量缓缓抬了抬默苍离的身体,默苍离唇角笑意分明,卸了力道随他摆弄。

背脊处十指揉捻,更多却只是浅尝辄止的上下抚摸。

默苍离只觉不耐,难得用上力气往温皇怀抱后的双手上靠。温皇体味到他意思,那双手似乎才更用力些,指尖顺着深深脊线下滑,径直探入默苍离亵裤,很快,便顺势捉上他臀肉。

指尖所触,一片难得的温热圆润。

温皇放开心思揉捏,若有若无靠近那幽闭处。他下身隔着薄薄一层衣物抬了头顶在默苍离胯间,提眼只瞧见温皇似有似无的调笑,默苍离这才发现些窘迫。

他们就着拥抱姿态唇舌相交,温皇顺着带出的涎水舔舐默苍离脖颈,恍然如同一尾摇曳灵活的毒蛇,舌间湿意弥散在默苍离身体敏感处,带出一圈圈鲜明红痕。

默苍离气息远不如温皇控制得好,他也并不刻意压抑,偶尔自喉咙中溢出些带着闷闷鼻音的喘息,身体全然无力挂在温皇身上。

默苍离的声音是低沉而沙哑的,同温皇旧时记忆并不相符。


他不自觉摸上默苍离细白的颈子,“先生这声音……”
默苍离眼角泛着红,目光半醒半梦勾人摄魄,“一场意外……”


温皇说不出自己心里什么感受,他只是忽然发狠地抓紧了默苍离。

————
TBC ……

妈的破三轮还TBC ……

我不是故意这么OOC 的……

第一次尝试开车……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