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水长流

金光大学日常

可以说无cp ,也可以说cp 乱炖,看怎么理解吧。

不过空网在我这里还是很安定的。

————

一、

“阿飘~阿飘~做好了没做好了没做好了没~”

“明——”鬼飘伶借着毛巾揭开焖锅,一手推开公子开明,然后将火关小了一些。

公子开明脸凑得近,没防备那锅盖一揭迎面便冲来汩高热水蒸汽。

“阿飘阿飘阿飘!你在哪儿你在哪儿!我完蛋了我看不见了我失明了!”

“明——”鬼飘伶丢给他一张湿巾,语气平和道,“open your eyes ——你只是闭上了眼睛……”

“哦,”公子开明面无表情睁开双眼,湿巾捏在手中没动。不过很快他表情便起了波澜,转瞬又雀跃了起来。

“阿飘阿飘阿飘!做好了吧~能吃了吧~可以了吧!”

他捂着自己刚刚塞了两包薯片灌了半瓶矿泉水的肚子,“嗝——我好饿啊!——呃嗝——再不好~我就要去落翅仔家里蹭饭了……”


鬼飘伶抱着奶孩子的心态忍了。

他无可奈何在心里叹口气,忽然脑海中灵光乍现。

“明——家里好像没盐了,你能不能帮我去买一包。”

“哎~真的吗~我之前看到好像还有哎~”说着便要凑过来看。

鬼飘伶迅速侧身挡住盐罐,“真没了……”他尽量将表情做得诚恳些,也严肃些,“先前那包快过期了,所以我倒掉了。”

公子开明瘪了瘪嘴,定神瞧着鬼飘伶并不直视自己的眼睛。

“好吧,”他语气十分委屈,“阿飘阿飘你等我~不准偷吃哦~”

“好……”

鬼飘伶松了口气。

等公子开明离开后才慢慢转过身。

然后他惊讶地发现盐罐真的空了。





“苍离啊——”

空调温度调得低,冥医换了件居家绒衫,捆了条茶色围裙,一手叉腰一手拿着把锅铲站在厨房门口冲客厅喊道。

“苍离啊——”

默苍离对这叫唤只作未觉。

他低头蹲在客厅沙发上,挑了个极惬意的姿势靠着,纹丝不动,只全神贯注划着iPad 。


旁边学生宿舍楼他手下的博士生有了新动态。

【羽国之主】:煎蛋焦糊,我噶意失败的第一步。

【闭关一年-不赶完初稿不改名】回复:师兄您还是快点吧,不然待会儿又赶不上下午东京大学来的教授的讲座了。

默苍离沉思良久,正准备打字:你每一步都很失败。下午讲座,不许迟到。



忽然手中一轻,他疑惑抬头。

“杏花……”

“停停停!”冥医眉头紧蹙,“苍离啊,你这样下了班就只玩iPad不行啊,视力容易下降得快,对身体也不好。你听说了吧,楼下温皇就是因为常年盘踞室内不运动,先前差点瘫痪……你还是要多出去走走……”

默苍离听得专注,心思却走神得厉害。他安静倚在沙发上,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成了日常习惯。


“你听见了吧?”

默苍离眉目染了温和,额间刘海妥帖耷拉着,同上班时间冷冰冰的默教授相比简直含情脉脉温柔似水。

他换了个清亮平静的声线,“杏花,你方才说什么呢?”

“苍离你……”

“好吧,”冥医终于认命,“家里酱油没了,你去帮我买一瓶成吗?”

默苍离脑内权衡得飞快,“好。”

话一落,他转身便到了门口。

冥医愣愣地看着默苍离背影迅速消失在门后,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原本拿着iPad的手现在已经空了。





“凤蝶啊——”

温皇一边穿鞋一边不忘嘱咐,“刚上大学就谈恋爱不合适呀,容易被处心积虑的小年轻骗身骗心。而且——”

他拿起方才暂时搁在鞋柜上的羽扇,站在门外语重心长,“女孩子,越成熟越稳重越招人喜欢……”

“您可闭嘴吧——”凤蝶站在门里边气定神闲道,“两瓶醋,记得看清楚生产日期。”

“哎……”温皇摇头,羽扇招起一阵凉风,“就像这醋,也是陈年的好,你……”

“嘭”一声响,打断温皇哽在喉咙里的后半截尊尊教导。

“这女孩子啊……”他转身轻叹,“心思越来越难猜……”

将将要下楼,便眼尖地瞥见低头刷着iPad的默苍离从楼上下来。


“嗨,默教授,”温皇声音愉悦,“这可真巧啊……”

“不巧,”默苍离并未抬头,“你家里也丢什么了?”





“爱将,爱将!”

门外拍打声响个不停。

网中人休养生息被打断,强行从王者无敌的美梦中惊醒。他起身随意套了条短裤好不容易走到玄关处,将大门稍稍拉开条缝,和眼睛同样狭长的小空直直对上。

小空就着这条缝,愣愣看着网中人不着片缕的上半身,结实肌肉劲瘦窄腰,就是白得过分了点。

不差啊,他暗暗想道。

“小子,看呆了。”

网中人倚靠在屋内门框边上,“以后不准这样叫我,玩个游戏而已,你还当真了。”

小空视线从他腰上、腹部,一直转移到网中人难得摘了面具的脸上,不自觉咽了口口水。

“对我而言,这不只是游戏,也是我有限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说着他便像梦中惊醒一般,佝着身子便要往里面闯。

网中人被他这莫名其妙的中二言论弄得皱眉,同时也趁现在还保留的身高优势稳稳将小空压制在门外。



“爱将,”小空笑得诚恳灿烂,但还是改不了口。


开玩笑,阶级地位就要一开始就确定好,只要一直坚持坚持再坚持21天养成一个良好习惯,最后他的爱将也就适应了。

不过现在网中人还适应不了。

“小子,说,你有什么事?”

小空冲他挤了挤眼,“我又干了件坏事。”


网中人来了点兴致。

“我把这栋楼中所有人家里的贵重物品各偷尽了一件走。”

“噢——贵重?”

小空勾脚将一直躲在背后的大布包拖了过来。

网中人拉开大门,歪了脖子仔细看。

三瓶醋,两袋盐,一瓶酱油,一罐油,还有些并不做饭的网中人认不出来的东西。


他心觉怪异,小空已经趁机跑了进去。




“默教授好!”

“嗯。”

“教授好!”

“你好。”

“两位老师好!”

……

“想不到传说中油盐不进的默教授默院长也会跟学生一一回礼,”温皇跟着默苍离后边走得极近,忽然又跟了上去。


“这是礼貌。”

“噢——默教授也会在意这个?”

温皇瞧着又是一波隔了很远便绕开道的学生,“不过嘛,先生这回礼也倒不如还是冷淡些好,瞧把年轻人们给吓得……”



默苍离没说话,接下来也再没学生主动上来招呼。



他们一路相安无事到了校门口的小超市。


“啊啊啊~是默教授!你好啊~我是公子开明~在贵院隔壁念博二~”柜台前面站着的那人自我介绍得热烈,“我是阿飘的好朋友~阿飘你知道吧?算了,你可能不知道噢对了!我和落翅仔认识!就是在您手下论文一直改个不停的上官鸿信……”


公子开明正在结账,他挑了两袋零食一盒棒棒糖最后在包里留了点位置装盐,十分眼尖地瞅见默苍离。


默苍离一声不吭只当没有听见,径直欲往家用区走去。正要迈开步伐,突然便被一只长得还算入眼的手挡住去路。

“默教授啊,还是友好一点比较好……”

默苍离的视线终于从iPad屏幕上移开。

他心中难得带点上网之外的趣味,索性只抬眼瞧着公子开明,想弄明白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公子开明蓦地绽开一个笑容。

“呐,”他欢欣鼓舞,“吓到了吧吓到了吧!默教授是不是以为我要开大!”公子开明指尖一转,手心摊了块棒棒糖。

“和默教授您一个色系,绿葡萄味的~”


默苍离点点头,顺手接过,“多谢。”



温皇暗中get一个新技巧。

————
TBC

评论(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