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水长流

金光大学日常

陆陆续续上线。

排雷:这一节cp依然空网,飘策,杏默。

————

二、


“苍狼啊~我看你呐有那么点眼熟~”

公子开明没带手机,磨磨蹭蹭总算掏出现金付了账,将长相俊美帅气的收银员递过来的零钱乱七八糟收好。

苍狼不自觉露出个苦笑,“策君呐——你这不是叫出我的名——唔唔——”

公子开明猛地扑上去搂住苍狼后颈捂住他的嘴,“嘘——”

他眼神示意后边安安静静站着的俩大神,十分爱惜羽毛道,“人前别这样称呼我。”

接着又随便叹口气,压低声音,“天气不错,影响不好……”

苍狼勉强顺着他视线往后面瞄。


默苍离嘴里含着棒棒糖,低头继续给不省心的学生留言。

温皇有条不紊摇着羽扇,努力驱赶着八月里的火热暑气。

好热啊……

他似乎只是无意识看了眼对天气没什么觉悟、一副云淡风轻模样的默苍离。

然后莫名其妙来了些压力。

大家都是一个量级的。

不能输……

再热也要从容不迫。

于是羽扇的频率不动声色加快了。

苍狼一脸懵懂地看看默苍离和温皇,又看看公子开明,看看默苍离的iPad——同款——又看看温皇的羽扇——猎奇,被摁着后颈只能不停点头。

公子开明志得意满放开他。


“策君呐……”

公子开明手一抖,在看见默苍离停下划动iPad的动作后抖得更明显了些。

温皇摇着羽扇总算找了个突破口,“这名号听起来不错嘛……”


xx的,耳朵挺尖。

公子开明笑得畅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看‘天下第一’也不错~”

他心中冷笑,宫本老师可把您扒得一干二净了,真以为我不知道。

温皇快活摇扇的姿势顿了顿,很快又运作自如,“博二了,还是学业重要。”


苍狼乖巧称是,老老实实自白表示打工只想体验生活。

温皇瞧他应得流畅也不打扰。

公子开明趁机提了东西要走。


默苍离点头,“没想到大家都是一个区的。”

公子开明&温皇:???

苍狼依然状况外,“什么区?哦哦,温皇叔叔说得是,我和策君最近都很少玩游戏了。”


叔叔摇扇的动作又停了半晌。




下午一点半。

俏如来提前到了会议厅安排学生工作,已经有同学陆陆续续入场坐好了。

他打开大屏幕,调了一下话筒,矿泉水半拧了两瓶,搁下一叠纸巾,冷气没有问题,光线适宜。

不错。

俏如来拍了张照片加了个滤镜发朋友圈。

【闭关一年-不赶完初稿不改名】:准备完毕。
                                                  快点@师兄

很快便收到来自爹亲、小弟、剑无极一系列亲友的点赞。

然后心满意足出门准备迎接赤羽教授到来。

不过几秒,他手机便震动起来。


俏如来划开屏幕:

【欠收拾的小空】:哟,我亲爱的大哥,做得很好嘛~好学生应付老师就是很有一套嘛~

你以为你还活在义务教育里?俏如来果断点了删除。


接着又是一阵震动,一条私聊消息:

【师兄】:如果你够聪明的话就删了,下次私我。PS :至少要屏蔽师尊。


老师就老师还师尊,俏如来嘴一撇,心道非得体现出自己独一无二老师与众不同吗。

不过没等他真动手去删,便又收到条朋友圈消息提示。


【俏如来,初稿交了吗】:做得不错。下午讲座我会到场。上官鸿信我知道你看得见,十分钟后到我楼下等着。

走廊前面窸窸窣窣响起些动静,俏如来看看时间:一点四十。


很好,他关了手机。



公子开明和苍狼友好话别后去了一趟网中人家。


网中人打开门见他提着两包东西热汗涔涔,也不在意,只顾着把小空从卧室拖出来推出门。

“爱将啊爱将,停停停,我的发型!哎,爱将啊今天我没课,心情不好,胸闷,头痛,无家可归,难受,需要在床上躺着多休息,而且热。你的卧室不开冷气自带阴暗潮湿降温功能非常适合我修养,”小空扒拉在门口指着快要跨进门的公子开明,“你看看他,长得那么丑黑眼圈那么重头上还顶个菠萝,啧,他怎么能进!”


网中人没吭声,抬抬下巴示意公子开明先进去。

公子开明想了想,决定还是不要放弃这个机会。

“小屁孩儿~我知道你就是嫉妒我~别哭~回去找恁爸要糖吧~哎对,我这里有……”公子开明上下打量他几眼,好久掏了块可乐味的,语调轻快挑剔道,“对你这样的小鸡仔~网中人应该还没有兴趣吧~”

小空挣扎着身体接过糖,三两下剥开糖纸放进了嘴,他迅速舔两口,“老菠萝你好意思说,你也不看看自己每天精分成什么样儿了,越来越鬼见愁了吧?也是,阿飘命苦摊上你了……不过嘛,”他脑子转得飞快,“最近鬼飘伶老家那国来人了吧?好像是个大胸美妞儿,啧啧啧,一看你这样子就不知道……”


公子开明愣了愣,步子立刻踏了出来,作为行动派他人溜得极有速度,等网中人回过神来便只剩声音飘在空气里,“网中人~我先去解决人生大事了~明天再来找你玩儿……”



“对了,”那声音从楼下荡了上来,“小屁孩儿,今晚上本科生有默教授的大课吧,不知道有没有你们班哦~”

网中人放开小空,他皱了眉欲言又止,不过还是没止住,“你怎么还跟鬼飘伶搭上了?”

小空显然一愣,不过转瞬又开心地笑起来,“哎——爱将吃醋了吧,吃醋了!我就知道你喜欢我对我有占有欲不希望我随便勾搭只想把我关起来想对我这样那样……”

“住口,”网中人眉头蹙得更深,“这哪儿跟哪儿!”

“嘿嘿,”小空捉住空隙又钻了进去,“有天看见霜和鬼飘伶走一起,对着公子开明那张讨厌的脸很不爽哎所以就随口瞎编了一个。”


网中人关了门,像是忘了要赶他。

“霜又是谁?”

“哎哎我们班的,最近好像在追银燕。”

“银燕?”

“我那可爱的双胞胎小弟。”

“身材很好?”

“正常看还好吧。”

网中人忽然住了口,他意识到什么一般和小空面面相觑了起来,小空顺口答完立刻也感觉气氛微妙。他们尴尬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网中人先一步扒门进屋锁门躺床上了。


小空在外面敲得撕心裂肺,“爱将啊爱将!你别害羞啊!你放心,我只是听说她身材还好,自己单看没感觉的。我弯得很彻底啦,没什么欣赏水准……”



“老师——”


默苍离开了门发现本来应该在楼下候着的学生正老老实实等在门口。


“走吧。”

默苍离看他额上还挂着汗,忍不住缓和了口气。

上官鸿信亦步亦趋跟了上去。

“苍离啊——”

冥医从屋子里追了出来。


“冥医先生好。”

“啊是鸿信啊!你好。”

冥医边说边朝默苍离递过去个玻璃杯,杯子里边草绿晶莹,带了点红,怪好看的。

“薄荷莲子茶,”冥医抓紧默苍离的手强行借着绳头将杯子挂在他手腕上,“这次我加了红枣和冰糖,肯定不苦了……哎,对了,”他顿了顿,又道,“你iPad 呢?我刚刚收拾怎么没看见了?”

默苍离若无其事摊了摊手整理衣襟,接过水杯拧开喝了一口。

他人生得好看,喝水也是好看的。

“算了,应该在某个地方吧……”冥医虽然还有些疑惑,不过并不想妨碍他们师生听讲座的时间,“那你们就先走吧。”


默苍离和上官鸿信下了楼。

“老师——”

上官鸿信依然是老老实实十分乖巧的样子,把东西从背后递了过去。

默苍离淡淡“嗯”了一声,自然而然接过iPad 。

————
TBC ……

俏如来手机的好友名称显示的是备注……

评论(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