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水长流

金光大学日常

哎,日常写起来就是又快又爽。

破东风陷入江局,剧情上的。

cp 排雷:涉及到的有杏默,风月,废锻;提及鳞鱼。

军师什么的目前就是人物独立出场了,后面没想好。

——————

三、



人很多。


俏如来守在主讲台旁,最后确认了一遍准备工作,回过神来的时候大厅里边已经熙熙攘攘连门口都塞满了。


厉害啊,他正感慨,室内忽然一静。

窗帘大敞,光线明亮,秩序勉强算得上井然,冷气酝酿得适宜,众人凝气屏声,气氛一时停滞。

俏如来分明看见许多人都自觉挺直了腰板。

赤羽教授进来了。



赤羽信之介是个传说。

传说可以有很多个版本,版本不同自然就有不同的面孔,不过大家只要知道很屌就够了,足够同学们趋之若鹜挤满大厅捧场了。

俏如来也很激动,不过他自认为镇定自若,比起前排眼睛发光的小姑娘还是好上许多。一方面是因为他是这一代史家基因的集大成者,稳重不可方物,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从小到大他身边最不缺的就是传说。

金光大学作为本文世界观下的教育龙头,那基本上也是传说遍地走、能人多如狗了。吃个食堂打瓶开水都能碰见一两个。

但赤羽教授还是很受金光大学同学们的欢迎。



因为他帅嘛。

赤羽冲俏如来微一点头,并不吝惜笑容。

果然很帅。

俏如来笑着回礼,退到了第一排特殊阶级座位边上待着。

赤羽教授开始说话了。

然而俏如来正专心琢磨着自己的事情,并不能听清楚。




“年轻人你有女朋友了吗?”

俏如来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他左右张望了一下,大概确认这附近没有其他年轻人了。

“别看了,我问的就是你。”

俏如来脑内翻江倒海,面上风云不动,秉持着良好姿态,“暂时还没有。”

那笑眯眯的男人手指一翻,羽扇转了个圈儿,“那你知道今年本科生有一个特别漂亮的小姑娘吗?作为学生代表表演,舞过剑的那个。”

“今年本科生学妹都很漂亮,”俏如来答得诚恳,“不过舞过剑的话?……好像确实是有一个……霜学妹?”

“霜?”

温皇手一僵,兴奋地发现不过几句话这天居然被聊死了,俏如来果然是个人才。

想着正要另起话题,后面忽然插入一个声音。

“俏如来,安静。”

声音主人气定神闲,语气却是严肃冷淡。

“老师!”

俏如来惊讶顿时变成惊恐,面上沉着转瞬菜色,为什么老师会在第二排啊!搞得现在第一排中间空了个位置,实在有些不尴不尬。

他顺着默苍离的身影一探。

果然,为了玩iPad吧……

那师兄?他眼睛再一摸索,没错,上官鸿信挨着他坐着更里面一座。

可恨他下午准备得太投入连走路带风的师徒二人组都没有注意到啊。

学生有愧。



默苍离目光冷肃,抬头看了俏如来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划出微信页面。

俏如来立刻注意到上官鸿信也低下头。

然后他悄悄看了一本正经的赤羽教授一眼,心里苦不堪言告了声罪,迅速摸出手机。

【俏如来-初稿交了吗】:俏如来,需要我提醒你一下赤羽教授来一趟并不容易吗?

啊啊啊啊俏如来恨不得×死旁边这个老男人,但他确实涵养好,还有心情在心中默默吐槽一下老师您不是也只坐在第二排吗,连头都不抬。

不过他好歹也是史艳文的儿子。


【俏如来】:学生有错,学生只是被身旁这位先生问话,虽然不认识,但能坐到第一排……学生不敢不应。

【俏如来-初稿交了吗】:噢?你不认识他?他问你什么了?

【俏如来】:也没什么,就是问我有没有女朋友,认不认识一个很漂亮会舞剑的本科生学妹。

【俏如来-初稿交了吗】:呵,你明白他意思吧?你说什么了?

【俏如来】:他的意思?哦,我说没有,我的确认识霜。

【俏如来-初稿交了吗】:霜吗?……你只知道霜?还有呢?

【俏如来】:还有老师您就提醒我该“安静”了,除了这两句我其他什么也没说。


过了几秒还没收到消息,俏如来有些疑惑,以老师的手速不应该啊。

不过很快他便收到了。

【俏如来-初稿交了吗】:那你好好听讲座,不要和无关的人随便搭话。对了,我还是告诉你一句,你旁边的人叫任缥缈,平时大家都称他“温皇”,他有个关系亲密的小辈,叫“凤蝶”。

【俏如来】:卧槽!这他妈就是温皇!

几乎是发出去的同时俏如来便撤回这条消息。

【俏如来】:啊啊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温皇前辈啊!金光江湖传说之一啊!之前听说他瘫……身体不好休养了一段时间。还有凤蝶?那不是剑无极的女朋友嘛,之前剑无极还抱怨凤蝶家人管太严,跟个老妈子似的,出门两小时要打二十个电话。没想到是温皇前辈啊……

过了几秒,他再次撤回这条消息,老老实实回了一句:学生知道了,学生谨遵老师教诲。

默苍离再也没有回复。

当然,他依然是低着头的。



上官鸿信敏锐地察觉到老师和师弟的天也聊尽了,找准时间发了条消息。

【师兄】:俏如来,师尊跟你说什么了?

【俏如来】:呵,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大事,师兄无须介意。

【师兄】:师弟,下周海境大学跟我们有联谊,从上到下排得上号的人都会参加,我收到了邀请。

艸艸艸艸,居然我没收到!为什么我没收到!我他妈好歹也是校内优秀学生代表啊!

俏如来对传说中的基佬海境一直很有兴趣,据说在该校引领风气的头号人物欲星移跟幕后校董事老大鳞王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欲星移好像跟老师也有过什么过节。

他一阵郁卒接着又收到条消息。

【师兄】:邀请函可以带人。

【俏如来】:哦。

【师兄】:……师弟,师尊到底说什么了。

【俏如来】:我喜欢一个人参加。


过了好久,俏如来有些后悔,这不会吹了吧,师兄应该不会放过一个可以查清楚老师相关人士的机会的。但显然,他并没有把握错上官鸿信对于方才他和默苍离聊天内容的执着。

况且欲星移和默苍离那点同窗岁月不堪回首的芝麻大点事儿,他老早就查清楚了。

上官鸿信吊了一阵俏如来,握着手机无声笑笑,手指动得飞快。


【师兄】:那天有师尊的事情,我不去。师弟,你记得“魔伶公主”吗?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联系上了我。
现在我最后再问一遍,你们刚刚究竟说什么了。

靠,这威胁的语气。你小妹还联系上我了呢!

俏如来努力隔着默苍离瞟了上官鸿信一眼,乍然对上对方金色双眸心中一颤,然后把对话截图发了过去。


“你们师徒三人可真是同步啊。”

温皇轻摇羽扇,发现冷气开得有点低,就把扇子频率放得更慢了些。

他转过身又偏头看看三人齐刷刷低头的模样,忽然感慨。

“怪不得上次有报告说当下金光社会里年轻人的近视率是越来越高了。”


“温皇哪儿来的数据默苍离倒是很好奇。”

俏如来和上官鸿信顿时把头埋得更低了,对上了,对上了。

温皇羽扇挡住侧脸,笑得春风化雨,语气十分诚恳道,“我方才现编的。”

默苍离把iPad 放下 ,拧开搁在椅子扶手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淡味去涩反而清甜怡人,他方才上网上得颇有些疲惫,现在正好一并消除了。

温皇乐呵呵的,心中愉悦十足,耐心等他喝完回应。

默苍离放下水杯,用纸巾抿了抿嘴唇。

温皇迫不及待。

默苍离又拿起iPad。

温皇笑意凝滞。

然后默苍离继续沉浸其中不可自拔。



【俏如来】:尴尬。

【师兄】:很好。


温皇干笑两声,试图力挽狂澜,“这是冥医先生泡的茶吧,我瞧着很像之前我向他推荐的法子。”

“噢?”

默苍离忽然抬头,似乎起了兴致,“原来是温皇推荐的啊……”

他不自觉带了点笑意,难得在旁人面前显出些温和,“杏花没跟我提,那我在此先谢过温皇了。”

接着他又像想起什么,眼中笑意更甚,“确实不错,这茶很好喝。”



温皇动作一顿,点头表示知道了,谢过了,你们的故事我不想听,然后回头安安静静听起讲座。


【俏如来】:妈的狗粮不吞。

【师兄】:师尊喜欢就好。



“月啊,咱们待会儿去酒吧吧。”

无情葬月从专心致志听赤羽教授的讲座中抽离出来,他摇摇头无可奈何道,“大哥,不是我不同意,但是昨天才刚写了一份一万字的检讨……这时候再去触废教授的霉头……”

“哼,”风逍遥愤愤,“他自己不也去了吗!而且锻神锋还在那里打工呢!”

无情葬月意味不明地看了风逍遥一眼,“我们也不知道锻神锋的处罚是什么。说不定还更严重呢……”

“月啊,”风逍遥并没有意识到什么,只是依然不罢休,“你看看,大哥我每天在老大仔和废教授的折腾之下艰难困苦,只想喝点酒而已——你还不同意吗……”

无情葬月叹口气,“讲座完了后就走吧。”




刚刚被处罚之后的锻神锋从床上爬起来。

妈的腰酸背痛还有夜班。

废苍生半眯着眼睛一把撸过他,“再睡一会儿。”

锻神锋忙不迭推开,“热死了,一身汗,把温度调低点儿,我先去洗澡。”

他强行挺直腰板踱至浴室门口,“对了,亲爱的废教授,您以为学生这工还能打下去吗?”

废苍生顿时清明,“不行。”

“噢,那去了怎么办?”

他语气斩钉截铁,“写检讨。”

锻神锋转过身,面无表情道,“第一,我已经成年了,有独立处理自己事务的能力;第二,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新时代,希望教授您不要对酒吧抱有太大误解;第三,这是我的房子,希望您把钥匙交出来,不要老是鸠占鹊巢;第四,我现在大四很快就要毕业,之后考研还是工作并没有决定好,废教授即便作为我的学业导师也管太多了。”


废苍生错开锻神锋的视线,盯着天花板,他神情冷淡也严厉,“你爸把你交到我手上是让我好好照顾你,不是看着你在外面厮混无动于衷。”

锻神锋笑得无所谓,“噢——在您看来照顾已故好友的遗孤就是照顾到床上去吧?”

他打断废苍生的回答,瞧见对方被噎的模样心情舒缓了些方续道,“检讨的话,我已经写好了,抽屉里,废教授自取,晚上我还会去。”

说着,也便顾自进了浴室,锁上门。

妈的,他往左边拧动冷水区,就着凉水让自己头脑更清醒了些。


操他妈的,他想起废苍生在酒吧里和人调情时的模样,忽然调大水花,痛骂起没有胆气上前质问的自己。

————

TBC……

微信页面永远俏如来中心,主要是懒得给不同的人物想备注了。

评论(1)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