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水长流

破东风

不要嫌弃,很不容易,哭唧唧。

cp排雷:温默,空网。

又是一章没什么剧情……



——————

十一、



平朔关的芳萃居是个好地方,虽然凤蝶并不喜欢这个地方,也不喜欢这个名字,因为听起来实在有够像个风月场所,尤其是它对面还新开了家荤素不禁前后随意的芳萃楼。


“我呸,”剑无极坐在芳萃居二楼当窗口,看着洒金街另一边勾栏里迎风招摇的莺莺燕燕愤愤道,“这是侵权!”


“平朔关的司寇说‘芳萃’是常见词,”银燕给自己倒了杯茶水,一口灌下,“对了,剑无极,这么多天了,你说大哥还会来吗?”


“我相信凤蝶,咱们就再等等。”



银燕只像是刻意起了个话题,等剑无极说完后便继续沉默,眉头紧锁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剑无极知道他是因为到了平朔关在考虑怎么和小空见上面的问题,虽然不甚赞同,但也并不出言打扰,所以只意外安静了瞪着对面曜曜鎏金的招牌,那三个字倒是题得不错,笔势连绵,纵任流奔,就是……



忽然他停下品评书法的兴致,整个人一惊之下目瞪口呆地跳了起来。

刚刚进去的……




是俏如来?!







“师兄,策君。”


“哎~俏如来~先别打招呼了~咱们快进去吧~”



公子开明十分热情地要一左一右勾上这远道而来的师兄弟俩,雁王身形一动迅速避开了,俏如来倒是无所谓,也随得他勾搭。




甫一入门,便涌上来股脂粉味道。

味道虽浓,但这大堂里头,不论是姑娘们还是公子哥都老老实实排列着,十分规整严肃的模样。




气氛……的确有些不同寻常。




雁王皱眉思考,他并不怀疑手中情报。


芳粹楼是新任城主戮世摩罗亲自培养起来的产业,网中人叛乱之后专门建立起来针对城中反叛势力的情报机构。

但这毕竟是座……是个不一般的地方。


不过今日为何……



他确实有那么些猜测和疑虑,甚至开始琢磨起自己之前的排布,直到他看见大厅后方两扇白娟水墨屏风上边,若隐若现勾勒出的青色身影。





上官鸿信大概从来没有这么老实的时刻。



公子开明正要扒拉着俏如来上二楼,忽然瞧见雁王单膝跪地,束手俯身,一时惊住。



“徒儿见过师尊。”


公子开明顺着雁王的方向也只看得清楚半面屏风露出的一小截衣摆。


那青色身影兀自岿然不动。




“你为何跪下?”



大厅里人不少,却十分安静,只默苍离的声音盘桓在众人耳边。


“徒儿消失数日令师尊担忧了,徒儿有过。”



“你是因为担忧我才会不见,如何算得上过?”


雁王一噎,师尊并没有叫他起来,那便还是有过了。



“徒儿思虑不周,妄动躁进,一心二用,枉顾大局……”他顿了顿,又补充道,“徒儿还无视了师弟还有众师叔的感受,孤身涉险已是大错,如此冷情冷血之举将来恐难以承担重任……”


雁王这一语落毕,大家都醒了醒脑子。




公子开明在一楼楼梯处听得莫名,孤身涉险,这险,指的是我?


俏如来似是习惯了,老老实实站着,就等雁王起身后再去师尊那里拜见一番。


大家各有所思间,蓦地听得一声轻笑。

温皇尾音挑得高,所以笑声听起来十分愉悦,像条勾了金边儿的琴弦一点一滴敲在人心上。

他一笑未尽便着人挪开屏风。



一张四四方方的金丝楠木桌四方走位端坐了四个人物,就这么赤咧咧地呈现在众人面前。






戮世摩罗趴在桌上,后脑勺头发翘着,半眯着眼睛像是在打盹。




网中人努力正襟危坐喝着自己的茶,他视线瞟上一眼戮世摩罗,忽然便放软了腰,让那伤口也没那么被瞎折腾。


默苍离一身青衫不改,擦着铜镜从容不迫。



唯独温皇有些特殊。



他同默苍离对坐着,挑了把竹结勾底的藤椅躺,身体微微往外倾斜,一把羽扇挥舞在蓝白色的衣襟前。


“苍离啊,”温皇坐起身,“你这徒弟,可是把你的话都说干净了,实在是好得很,好得很呐……”


苍离?


雁王眸光一闪,方才只想老老实实等师尊责备问话的心情顿时烟消云散,整个人忽然换了个气场。


“原来温皇也在,只是不知温皇有何指教?”



“哎,”温皇叹口气,羽扇指指默苍离,又指指雁王,“先生这大徒弟可比俏如来没礼貌了许多,连声‘前辈’都舍不得称呼……”


改口了。


默苍离擦镜子的动作未变,语气平淡无波,“未来的一国之主自然还是威严些好。”


雁王心中一动。



“不过,”默苍离停了手,将铜镜搁在木桌上,他抬眼瞧着上官鸿信,“正是一国之主——所以也合该更稳重些。”


“你起来吧。”


“师尊教训得是。”



雁王见好就收不再纠缠,战场让给丢下公子开明径直走上前的俏如来。


“见过师尊,也见过温皇前辈,徒儿几日前便寻到师兄了,”他让开步子把公子开明完完整整暴露出来,“这位是策君,师尊,策君大概没有恶意。”



默苍离自然知道公子开明的身份,俏如来也不过例行公事介绍一下,不过就还知道要走个流程打个官腔这一点而言,他确实做得要比雁王好上许多。



但公子开明并不觉得很好。

“不好意思,俏如来我打扰一下,什么叫‘大概’?”






“哼!”

网中人放下茶杯,面具又挂在了脸上,“意思就是你的恶意不少,只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啊是妖神将啊~”默温俏三人再次礼让战场。


“数月不见我还以为你已经被处死了呢~没想到还活蹦乱跳的呀~”公子开明表现得真诚,目中神色转换,“既然你忘了,那作为你曾经的上司我还是提醒你一句——本策君的事情——何时轮到一个叛徒插嘴了?”



“你!”


网中人气劲一震,瞬间“轰隆”一声——公子开明方才所处的位置震开一道裂缝,赭色木板齐齐断裂,露出笨拙却也锋利十足的冷刺。



“啊好险好险!不就是开个玩笑嘛妖神将你有必要当真吗!火气这么大一定是还想进鬼祭殿下边的水牢降降温吧!”

网中人听得耳畔处公子开明的声音,内力又是顺势一凝。




“妖神将,”这突如其来的一声称呼叫网中人气劲停在半路。



戮世摩罗脑袋依然耷拉在桌子上,人却绕过默苍离完完全全移动了个方向,然后,挤进网中人并不宽阔的凳子里。

他右手扣住网中人脉门,真气护住他反复破开以至于血迹斑斑的伤口,长长叹了口气。

“妖神将——”戮世摩罗脑袋动了动微微侧起,半边埋在桌子里边,“现在,平朔关第管他多少任总之是新任现任城主戮世摩罗真诚真心真挚真正恳求你收敛一下暴脾气不要随便和人发生冲突最重要的是呵护一下我花了三倍价钱挣回来的你的性命——好吗?”



“等等,”公子开明耳聪目明瞬间抓住关键词,“三倍?!什么三倍?网中人的命得三倍?有问过我吗?”



“我亲爱的策君,”戮世摩罗偏过看他,“什么时候策君也成为城主的另一个名号了?”



“可是……”


公子开明话还没起,网中人忽然狠狠瞪他一眼,内力却收了回去。



他自觉已经玩够心跳,默默吞下后半句不说话了。


于是众人都不说话了。



这个情况,还是只有依靠江湖经验丰富的老前辈打破僵局。


温皇摇一摇羽扇,十足旅游中途休憩赏玩般悠闲自在。



“所以现在——我们可以心平气和谈一谈正事了吗?”



一阵尴尬的沉默。


温皇看一眼默苍离,默苍离毫无反应,继续擦镜。

雁王追随默苍离。

戮世摩罗是刻意不给他这个面子。

网中人还沉浸在对平朔关和臭小子的爱恨情仇中。

公子开明有些想念长琴女士的琴声了。



“温皇前辈说得极是,”只有俏如来,唯有俏如来最后给了他这个面子,不过很快他又续道,“所以我们的正事是什么呢?”

——————

TBC ……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