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水长流

金光大学日常

排雷:cp众多,本章涉及到的有空网,杏默,飘策,剑蝶,另外还有红翎和木魅两个妖族小哥,不知道这个cp 叫什么好,红木?翎魅?红魅?翎木?无所谓了……

OOC !!!慎慎慎!

————

四、


“小子,滚远点。”

夜晚灯火通明,天光彤彤生紫。


网中人烦躁地走在大街上,小空抖擞精神紧随其后。


“爱将啊——你知道我不可能抛下你的,为了你,我毅然决然逃了抹茶怪的大课!这件事我亲爱的大哥一定会从他亲爱的师兄那里得知,我亲爱的父亲一定会从他亲爱的乖儿子那里知晓,为了弥补他亲亲父亲的形象,史艳文一定准备好满腹说辞守在家里,如果不是我手机关机早,现在一定被打爆了……所以啊——我的爱将,你再赶我回去就是要把脆弱卑微的我往火坑里面推,试问对正处于花季延长期中二倒春寒三观正在徘徊不定的懵懂少年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不会,滚。”

话是这样说,网中人倒还是没阻止小空跟着他去酒吧。



酒吧叫FIRST,一个……非常有深意和内涵的名字,老板江湖人称帝鬼,是网中人的老熟人了。


“爱将,”小空把网中人拦在门口,“我们喝点热烈的吧——让人欲火焚身的那种。”

网中人看他一眼,推开他,“我不喝酒。”


小空惊讶,“不喝酒的人去酒吧就像爱我爱得要死的爱将你非得装作不喜欢我一样,这不是可以正常忽略不计的问题,这是原则,是忠于内心,是人生底线,是活着的价值和意义所在……”他见网中人没搭腔,顿了顿,又道,“所以爱将你来这里干什么?”


网中人只顾埋头往里面走,“解决生理需求。”






锻神锋正在收拾盘子。

他今天迟到了几分钟,好在帝鬼并不太在意,挥挥手就放过了他,还提醒他拉高衣领遮挡一下里面的痕迹。

他浑身疲惫,后腰酸痛明显,手上没什么力气,心境却意外平和。

锻神锋自然有锻神锋的骄傲。


他收捡玻璃杯还有果盘也收捡得仔细。上下层层叠叠,动作轻盈流畅,虽然略僵直着上身再挺了折下去,但心思专注,神态依然迷人。


“花的绚烂是瑰丽的诗篇,每一次绽放都是血泪的哭诉。血泪埋葬薄薄的生命,生命延续下一次花期。脆弱时,不过又是盛开时。”


一阵热气忽然贴近,锻神锋耳边暖流涌动,手上动作登时一顿。不过很快他又动了起来。


锻神锋依然缓慢而优雅,他放下杯子和盘子,从容卷起衬衫长袖,“啪”一声打开木魅靠过来的手。


“下次再要靠近我就说人话。”


木魅揉了揉被锻神锋一巴掌拍红的手臂,神色有些委屈,“最令人不忍是鲜花垂泪,孤独的心需要孤独的陪伴。”



锻神锋略一点头,木了一张脸,表情没什么变化,“虽然我听不懂你究竟要说什么,不过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似乎并不是什么坏话,既然如此,锻神锋还是先谢过你了。”



“你……”木魅摇摇头,“今天你迟到了。”

“有时间关心我迟到不迟到,不如多注意一下那边那个红发小子。”

锻神锋抬抬下巴,木魅顺着他的视线看去。


一个蹲在沙发上的年轻人正叼着烟歪扭着上半身同另两个发色非同寻常的年轻人斗地主。


红翎本来斗得专心致志,被朋友一提醒抬起头来忽然收到木魅的视线,心中一阵激动,热情地挥舞着手算作回应。

木魅移开目光。



锻神锋“哼”了一声,提了音量,“喂,那边的小子!——对,红头发,说的就是你!烟灭了,要抽去后边吸烟室!”


木魅感慨,就凭锻神锋这个口气和态度,也能看出帝鬼人真是不错,容得下各种五花八门奇形怪状的人才。



红翎也不客气,“你凶什么凶,死……”不过在又看见锻神锋旁边站着的木魅时,语气转了个弯,“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刚才我没注意……”他说着便灭了烟,眼睛挂在木魅身上一动不动,直到另外两个牌友提醒他该洗牌了。



木魅转身便走。


锻神锋踌躇了半晌,决定还是先收拾盘子。


红翎挠了挠头,心上人走了也不知道该怎么把这讪搭下去,只得一边安安静静洗牌,一边听另两位过来人的指导。


锻神锋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他想得开怀,本少爷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废苍生一棵老歪脖子树,枝条轻轻一折便断了,寻死都不方便,还要在他这里求活路,何苦呢?





默苍离在讲课。


上官鸿信气势如虹,端端正正坐在第一排正中央。

鬼飘伶坐在他后面,公子开明紧紧跟着身侧。

银燕趴在第二排最角落处认真打瞌睡,霜一人占了整个角落连着的三个位置。

剑无极比较得意,只要是上课的话温皇就不能阻止凤蝶来跟他见面了,所以他和凤蝶也挨得紧,规规矩矩挑了靠后的位置坐。



苍狼挺直了腰板专心致志听讲,他正是如饥似渴真心学习的时候,每日里早出晚归打打工,念书游戏跑跑步,生活安排十分得当,劳逸结合两不相误。

默教授的课一定不能错过,听祖叔说还要多刷刷存在感才能保证绩点不太难看。

所以他也便成为唯一一个抵抗住了上官鸿信“绝对领域”辐射的本科生,打破结界坐到了第一排。




默苍离不过讲了几分钟便结束了——这堂课小测验,考生范围只限定于大一新生。

上官鸿信主动提出分发试卷。


“多了一份,”他很快便回来向默苍离报告,顿了顿终于保证准确无误,“老师,是俏如来的二弟史仗义没到。”

俏如来三个字被加重了音量。



默苍离抬起头来,视线从iPad 上移开,他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这堂课那孩子本来就挂定了,无须在意。”

“对了,鸿信,”默苍离声音忽然难得柔和道,“这堂课对你而言完全没有必要,你知道吧?有时间,”他沉吟半晌,“有时间还是多出去玩玩儿吧,像俏如来那样也不错,多交一些朋友。现在的考试对你更没有什么意义,你可以先离开。”


上官鸿信垂下头,面容有些晦暗,“学生知道。”





默苍离看着他收拾东西出门的背影,沉默着,决定还是给冥医发了消息。



【默苍离】:杏花。

【杏花】:哎,苍离?苍离啊,你现在不是在上课吗?还有,你这是用的iPad ?之前你不是说你没带走吗,怎么现在又在手上了?我知道了,是鸿信对吧,我就知道……

【默苍离】:杏花。我并没有说iPad 不在我手上。

【杏花】:那个苍离啊,你不要敷衍我噢——你明明知道我是什么意思,跟你提过很多遍了,不要老是低头族,而且上课玩iPad 不好吧?学生没有反应吗?不会扣工资吗?那天……

【默苍离】:现在在考试中,杏花。你对鸿信的家庭情况了解多吗?

【杏花】:哎——鸿信吗?这个你应该比我清楚吧?你不是还和他父亲谈过吗?

【默苍离】:我是指他的妹妹。

【杏花】:鸿信的妹妹?现在身体比较稳定,你知道的吧?她一直住在我们医院,不过你不要担心啦,是高级病房,照顾的人很多的,鸿信也几乎天天都要过来。

【默苍离】:还在住院吗?看来我应该多给他一些时间。

【杏花】:时间?什么时间?原来苍离你不知道的吗?不过也是,医院这方面做得一向不错……



默苍离打断他:现在知道了。

他思忖了会儿,又发了条消息:我觉得鸿信依赖我太过了。



【杏花】:你终于意识到了吗!!!终于!我早就提过鸿信生活太单薄了!苍离啊,学术方面我不太懂,但是到现在为止你都没有听说他谈过恋爱吧!每天都跟你的课!作为他从入校以来就一直和他关系最紧密的老师你不觉得自己很失职吗?除了去医院就是在学校写东西,这孩子过得太……怎么说呢,你不觉得他太寂寞了吗?!

默苍离回复得很快。

【默苍离】:我认为谈恋爱这样的事情不归老师管。还有,下次不要用寂寞这样的词,不适合你。






“阿飘阿飘~”公子开明看着默苍离在讲台上边手指飞动,佝着腰侧头轻轻戳了一下鬼飘伶,“我们走吧走吧走吧,反正考试也没我们什么事,不如先去吃点好吃的~”



鬼飘伶有点尴尬,说实话,他也想走。

毕竟只是慕名来听默教授的课,哪里会想到一来就碰上测试,但现在离开,又难免给教授留下不太好的印象。



“嘘——”鬼飘伶压低声音,“明,我们找个不容易被发觉的方式走吧。”

公子开明收敛轻佻姿态一脸看智障的表情,“我们这是第二排啊——还是正中间……”

鬼飘伶皱眉难为道,“可是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默教授你好!”

公子开明在一片沉寂的死海中忽然“哐”一声站了起来,立足阶梯教室十分鹤立鸡群。


默苍离将iPad 放在膝盖上,坐在讲台上居高临下看他。




“默教授您好~”公子开明瞬间绽放温柔明丽的微笑,口气入戏般低落,“阿飘啊阿飘阿飘很饿~阿飘就是他!”公子开明抓起鬼飘伶的手,“阿飘刚刚来这边交流还不太适应,所以想吃东西补充一下嘛营养,所以我和阿飘能先离开吗?”


默苍离看看鬼飘伶骤然惨白的神色,面无表情点点头,很快又继续低下头。

在这边已经适应了三年的鬼飘伶绝望地被公子开明拉出教室。


————

TBC ……





评论(1)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