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水长流

无题

空网(ABO)

终于还是迈出了这一步。

ABO看得不少,但都比较草率地看的,世界观设定只记得性别,图个自己爽也没去查什么资料。

排雷:OOC 慎!

————

一、


小空在初二快结束的那个学期尾巴发育出了自己的性别特征。

果然,这很史家人,很精彩,一家子Alpha。

不过性别特征的明确并不代表中二期的完成,小空再次翻墙从校医院跑路时突发奇想,这样的话,是不是就意味着以后可以开始逛夜店泡吧了呢?

他兴致勃勃地将夜店计划列入少年冒险之一,但是很遗憾,在被保安拦住要求提供身份证时小空并没有意识到这里面有问题,于是目前还有点傻逼的他满怀期待地拿出了白日里新鲜出炉的性别证明书和校园卡,然后被严肃地拒之门外。



“靠,这是年龄歧视!”

他怏怏蹲在昏黄路灯下。

小空捡着地上的小石子儿摆了只蜘蛛。

现在……医院没必要去了,俏如来应该在上晚自习,小弟最近和隔壁刚搬来的邻居小孩叫什么蟹黄的,从早到晚勾肩搭背在一起,史艳文大概还在公司,家里应该没人。


哎……少年烦恼诸多,孤独忧愁寂寞。



小空自怨自艾着,感觉今天刚刚发掘的性别特征被浪费了个彻底。

现在……还能去哪里浪荡呢?

不过,Alpha的话,他摆好了四只蜘蛛腿,想起以前生理课上讲说要注意自身责任和担当问题,好像还有信息素什么的。

真麻烦啊……

他难得沉浸在知识的海洋中。



“喂,小鬼!你干什么呢?”

小空抬头,面前站了个二十上下的年轻人,正端着双臂居高临下盯着他。

哇——靠!他暗自咋舌,真好看啊。

这时候想什么呢?

想娶!




二、


小空拍拍双手站起来,发现自己……只到对方的胸膛下边,有一点点矮。他吸了口气,努力无视了这一点,从善如流强行扳开对方的手,自己握了上去。

他被这手指凉意冻得打了个哆嗦。


“你好啊你真好看你瞧,”小空拉着他的手指了指地,“送给你的,一只可爱的小蜘蛛。”

网中人就着他的指示看过去。

一个……绽放着八道光芒的大太阳?

摆得虽丑,他却觉得有趣,这小子……有些意思。



网中人嘴角不自觉带了点笑,“小鬼,谢谢你。”




三、

自从小空得知网中人在史艳文的公司实习之后,他对向来避之不及的爹亲的态度发生了七百二十度大转变。

“阿爸~”

难得中午回家的俏如来扒饭的动作一顿,半晌才若无其事舀汤。

史艳文勉强拿起茶杯。



“小空,你有什么事吗?”

“阿爸阿爸~你还记得阿网吧?”小空眼睛发亮,眸中像点了两盏烛火,殷切而真诚。

吾儿甚是乖巧,史艳文脱离现实天马行空地想着。

“阿网?”

“对对对,”小空拼命点头,“就是上周一晚上把我拎回家的那个,他还跟你打招呼来着……”

“噢,小网啊,”史艳文笑笑,“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他只是在我底下实习,我不能限制他工作之外的时间。”

“阿爸~”

史艳文放下茶杯耐心听小空讲话。

“我想娶他~”

“噗”一声,俏如来一口汤喷在餐桌上。

他涨红了脸,“抱歉,爹亲。”

如果史艳文还喝着茶的话现在的状况并不会比俏如来好上多少,他很理解地点点头,“没关系,精忠,你先去学校吧。”

小空不屑地“哼”了一声,嘴里嘟囔道,“搞什么嘛……”

史艳文好歹在商场上摸爬滚打了几十年,这点风浪还拦不住他,他拍了拍身边的椅子,示意小空坐过来。

“你想娶他?”

小空从对大哥的怨怼中清醒过来,心中激荡,“是的是的!我对他一见钟情!”

史艳文咳了一声,“你现在十四岁。”

小空拉开距离难以置信地打量史艳文几眼,“阿爸你也年龄歧视吗?”他伤心得有些用力过猛,“我没想到……”

然而史艳文就吃他这一套,“不是的小空,爹亲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小空哀怨地背过身去,顿时放松了面部肌肉,但他还是很入戏,“阿网就不会,阿网带我进酒吧逛了一圈还陪我去江边走了一会儿还领我坐了秋千还把我送回了家……”

他在公司里嘱咐我把孩子关紧一点,告诉我如果不是老板的儿子他才懒得管,这你一定不知道,史艳文暗自腹诽,网中人可没那么关怀小孩。

但史艳文并不想进一步伤儿子支离破碎的心。

“小空,”他顿了顿,准备好说辞,“你是Alpha。”

“Alpha 又怎么了,”小空闷闷道,“歧视Alpha 吗?”

“小空,”史艳文无奈,“爹亲知道你不喜欢学校的课程,但是,偶尔的话,可不可以听听生理课呢?这关系到你对自己的性别认知,是很重要的。”

“噢,会影响我娶阿网吗?”

“不是,小空你……”史艳文斟酌了一下,接着道,“也算不错。Alpha和Alpha 之间是不能结亲的。”


“Alpha? ”

小空忽然转过头来,“阿爸你说阿网是Alpha?”

史艳文叹口气,“这不是很明显吗?”

小空古怪地看他一眼,似乎有些难以启齿,“阿爸,我没想到你真的搞性别歧视哎……阿网看起来很Alpha就一定是Alpha 了吗?你对Omega 的性别印象是不是已经成型了呢?你看看大哥,大哥这样都还是Alpha呢…… ”



俏如来换鞋的动作一顿,“史仗义,我劝你慎言。”

小空嘴一瘪,“阿爸你看你看,俏如来又想欺负我,你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他每天都是这样恐吓我,我很痛苦……”

史艳文递了个眼神给俏如来,俏如来懒得计较拎包出了门。

“小空啊,大部分时间都是你不在吧。”

“反正我现在还打不过他,当然会有心理阴影了……不过阿爸,”小空认认真真道,“说起来你当年的功课应该很差吧……连信息素这种东西都搞不清楚哎。”

功课差?搞不清楚信息素?史艳文不太想听小空脑洞太大的废话,“你怎么会这样认为呢?”

小空真正有些疑惑,“那天晚上,你没闻到阿网身上的味道吗?有点……怎么说呢,有点古怪的冰淇淋的感觉。”

“网中人?味道?”

史艳文努力回忆了一下,“没有啊。小空,你什么时候闻到的?”

“就是在路灯下面。”

“路灯下面?”

“对啊,我遇见他了,真的好好闻!”

“后来呢?”

“后来,”小空想了想,“后来我们就去了酒吧。”

史艳文大概明了,“我是说后来他身上的味道呢?”

“啊对哈,”小空豁然开朗,“出了酒吧后他身上的味道就没了,不对!应该是淡了!还带点烟味儿!”




“小空啊,”史艳文微微有些不忍,毕竟也是纯纯少男心,“你还不明白吗?”




四、

小空差不多明白了。

意思就是……阿网已经有相好的了吧?在酒吧里面。

我就说不对,他垂头丧气地想着,我就说为什么他怎么忽然就不见了,留下我一个人喝果汁喝了三杯,去了五趟卫生间。

可是不对啊!

“阿爸,阿网身上没有Alpha的味道吧?”

史艳文沉思了一会儿,不知不觉已经开始给他的儿子规划起来,“据我所知应该是没有。不过嘛——”他眼神复杂地看了小空一眼,“他的性别我还不能确定,你之前所说的信息素味道也有可能是Alpha的,因为如果是你没反应的话还可以解释成发育……不完全,但是那天晚上他把你送回来时……我……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噢。”

史艳文想了想,又道,“不过这么久以来我都没见过他有什么比较亲密的……朋友,所以你也,嗯,不用太担心。”

小空精神顿时一振,“还有呢!还有呢!阿爸~你还知道些什么情况呢?!”

“还有……”

史艳文忽然痛苦地意识到我这是在干什么?小空还那么小网中人是能力出色的实习员工,我这是在干什么?




五、

网中人发现自己家里多了个扫不走的麻烦。

下午的时候,明明只是好心放他进门,谁想到他就不愿挪窝了?

天色将晚,小空蹲在沙发上兴致勃勃的边看综艺边吐槽,“咯吱”“咯吱”啃着薯片。

史艳文尴尬地接了电话。

“哎……小网啊,很抱歉啊……对……家这边离学校太远了,小空不想住宿舍……啊什么?不远?不是不是,我们最近搬家了,精忠都住学校里边去了……”

网中人打断史艳文语气忽然平静道,“意思就是我要接受他住在我家吗?”

电话那边沉默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史艳文的声音才似乎小心翼翼响起。

“对不住啊小网,我应该把小空叫回来的,是我这个做父亲的失职,你把电话给他。”

网中人气息沉着,一动不动思忖了片刻。

他想起那只丑得可怕的石蜘蛛,心情蓦地明敞了一下。

“好了老板,就让他……住几天吧。”

————

TBC ……

评论(5)

热度(44)